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白膑】一个没意思的小故事

手痒,练一下脑洞。

1
少年自学堂里跑出,没有遇上拿着铁棍磨针的老奶奶,却碰上了一个年纪稍长于他的小哥哥。

'所以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学堂里好好念书的嘛。少年自顾自觉得这是个与自己一样的逃课同伴,便一撩衣摆坐到了他身边。还没等他自我介绍,那哥哥转过头来,像千百遍般熟悉的唤他。
“李白。见面了呢。”

2
少年有些害怕,他信鬼神,但不希望现在就遇上。

“你是谁?你认识我?”

对方轻轻一笑,又把头撇开,

“认识,长安城第一剑仙,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毕竟还是少年,听到人这样夸赞他,纵不是真的,他心里也很是满足。

“那当然,太白志向远不止读书!”少年扬起一个骄傲的笑脸,起身想去捕捉那人的表情。对方躲开了。

他站起身,灰也顾不得拍,便取了地上的斗笠跨步要走。少年急了,还在地上就扯着他的衣袖:

“告诉我你的名字呀,李某哪日发达了,重逢必有重谢!”

脚步一滞。

3
“给你一句忠告吧,不要遇到我比较好。”

“可我已经遇到了,既然木已成舟,不如顺流而下。”少年理直气壮。

他失笑,“你这什么……罢了,都是缘份吧。”

在寻找一个迷路的人,我要带他回家。

在寻找一个迷路的人,我已找到了。

却带不回来了。

4
李白受墨子先生的委托,来看管先生一个顽固不化的学生。

他早知道孙膑的名声,也知道他那一串传奇的故事。甚至连他之后做出的种种匪夷所思的魔道行为,也是略有耳闻。

只是见面的那一瞬间,让他有些恍惚了。

“你是……”

那个不该出现在现在的人。

5
孙膑很听话,一日三餐,从不闹事,只是乖乖巧巧地坐在床上读着书。李白也喜欢看书,他自己也是风流剑客,写诗可堪长安一绝。他督一眼孙膑常读的书架,目光停留在某一本集子上。

“你看我的诗吗?”他问,手边把玩着心爱的酒葫芦。

“看。长安第一剑仙的诗也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孙膑头也没抬。

“既然喜欢,李某为你写上三百六十五天如何?”

囚禁中的少年这才慢慢仰起苍白的脸,平静的绿眸对上对方的目光,对视无言,却一切尽在其中。

5
“多久了?”

“很多很多年前。”

“你就骗人吧,我还没出生呢。”

“只骗得你一个,李某也足够了。”

“文化人的话真难懂啊。”

“不用懂,用心听。”

6
可惜孙膑仍没有放弃他的计划。

利用月圆,海动,和特殊的古代阵法,祭奠上自己最宝贵的生命,祈求回到过去。

这并不只是影响孙膑一人的法术。割开时空缝隙并进入里面的那一瞬间,会有多少魔物从那里爬出呢?

从前有田忌舍身保护自己,这一次,只剩他一个人了。

7
顺利得有些不正常吧。

孙膑望着空中遥遥在望的黑色细线,忽然警觉起来。

李白是一定知道了的。他作为墨子老师全权信任之人,又装作无事发生的放自己从房间溜出来,果然还是念在那一段莫名其妙的感情上。

那么我喜欢他吗?不为了这一天的话,我还会答应他吗?

答案是肯定的。只是孙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8
魔物。

魔物的血。

人类的血。

挚爱之人的声音和笑颜。

9
李白最后伸手揉了一把孙膑的头发,轻得像是在弹去灰尘。

“有下一次的话,李某仍是想要见到你啊。”

孙膑愣愣的看着他的尸体被缝隙吞噬,一时反应不过来疼痛和悲伤。他只是想。

又被保护了吗?真没用啊。

10
掌握穿梭时间的技巧后,孙膑便彻底留在了各个时空中。

他回到了某个过去,望着李白悄悄从学堂里溜出来,口里还含着一根草叶。甚是可爱啊。

准备了噢。

这是最后一次提醒了——这一世,不能再遇到我了啊。

评论
热度(31)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