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周叶】殉道者-0

存梗
花吐症paro,周叶,hebe双结局

殉道者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这样匆忙地冲进卫生间了。口中倾泻出来的艳丽的花瓣,无论看多少次,仍令人本能的恐惧。

我能做的,大概也只是从容接受花吐症这个事实了。

打开门从隔间里走出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甚至都要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一开始我只是在洗手池里把花瓣吐干净,尽快把血液也冲洗掉,现在却已经发展到一定要躲进隔间里才不会吓到他人的情况了。

好可怕,却只能接受啊。

我盯着镜子里的人,心里想的全是也许这只是一个平行世界,或者是在梦里。等梦醒了,平常而温馨的日子还会回到我身边。

越想越难受。

我感到胸腔中又是一阵翻滚,那些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花瓣似乎又占据了喉头。我清楚地明白,如果不将它们趁早吐出,接下来只会更糟糕。

我几近无奈地看着这些源源不断的花瓣,这是对我懦弱无能的惩罚,这是对殉道者的审判。

花吐症,一种莫名在这个星球上肆虐起来的传染病,专门惩罚如我这样对爱患得患失的人。

我用尽口袋里最后一张纸把血迹抹尽,并不想像之前那样及时离开。

我在考虑这场灾难最坏的结果。如果医生没有在故意吓唬我的话,一个月——就是现在,我已经摸到了死神的衣角。

就这样吧。

我抖出一根烟点上,手颤抖好久才打出火。明明手抖是大忌,可我现在也顾不得了。

如果已经清晰的明白,花吐症的治愈对象绝不会爱上我的话,那么比起把恐惧传播出去徒增对方的负罪感,还不如保持缄默。

缄默,缄默,无尽的缄默。

就像这花瓣一样,越瞒越凶。

殉道者只要有我一人足矣。

tbc

emm,小周没出场的周叶

评论(3)
热度(2)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