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周叶】要认真补考哦

半除水版论坛体,真事改编,有什么不合常理的地方,咱们就当是读书人的情怀把它笑过了吧……

甜甜甜,我要证明自己会写甜。
——————————————————————————————
楼主正文:

楼主今天早上一定是转发了假的锦鲤,不然人生最苦逼的其二为什么会同时发生在我身上……

我没有太监,只是你们太热情了,吓得本阳光少年回去补了个觉。

大家应该都知道今天下午是统计补考对吧?没错就是那个补了与没补都一样仿佛无事发生过的残酷课程,楼主为了自己惨兮兮的学分还是咬牙上了。但是今天的楼主与以前的我是不一样的,我做好了万全准备,甚至小抄都做了几份(别掉马掉马就完蛋了),势必要及格的。

补考嘛,大家都清楚严不到哪里去,但是基本工作还是要做的。大家都是坦坦荡荡的成年人,谁兜里没几个手机轮着上呢是不是。这也没啥,拿出来放外头去就好了,但是楼主今天是第一次看见兜里能掏出个世界的……

这个兜里掏出世界的怎么可能是我,我这个十佳好少年,全身上下唯一的金属制品就是裤头上的纽扣,就这样那监考老师也能端着他那大宝贝在我的小宝贝前头一顿乱叫。那检测器叫完换他叫,大概也就是什么叫你们穿纯棉裤子掏干净兜兜再来考啊都大二的人了还这么不懂规矩啊这种教育高中生的话。楼主作为被提出来当反面教材的对象,自然是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只求能快点滚到座位上把头埋地里。顺带一提,就是这种低级的训导也有同学在后头贱贱的笑,我可能真的回到了高中。

跑题了,我们继续。

虽然我觉得我这半分钟的裤头表演已经值了今天这场考试的补考费,但奈何我还有场一个半小时的补考大魔王在向我招手,只能摆出一副素质奇高的自在模样,在一片贱笑中坦荡回座。人生如戏,何必当真,我以为我已深悟这番道理,没想到我只是个开头的,压轴大戏精还在后面……

好了和楼主在一个考场的安静一点,别给点阳光就灿烂,天凉了马甲穿好穿好。

我坐座位上还没过五秒,门口那由远及近的传来一串“和谐符号和谐符号小z你跑快点我们和谐符号快要迟到了!”

别闹,18+1刚开完呢,和谐点。

作为一个经常压着点签到的学生代表,我当然非常熟悉这个调啦。只是进来的学生面孔新,以我丰富的压点经验竟然并没有认出这两个哥们。我坐考场第一排,离门口最近,看他们俩也看得最清楚(没老师清楚行了吧!你们全是坏人!)。前面进来的那人颜值还行,能打个七八分吧,后头进来的那个叫小z的可能已经超过我的打分标准了,你们自己体会,直男并不想再一次强行回忆打击自信心。这时候离开考其实还有那么几分钟的样子,大家又无聊,听着门口老师检查人的动静就都望过来了。前面哥们已经顺利通过,估计是想等会那个小z,就没先撤,站监考老师边上等他一块进来。这会感觉到大家无聊视线聚集可能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我瞎蒙的,其实他还朝我们招了招手像领导视察似的,我觉得一般人干不出这事,太找打了),就朝那头催了声。这一声催像打开了某种开关,之前那个对着我裤头高亢嚎叫了半天的玩意儿又开始表演了,在后头那个小伙子身上发了疯的嘀个不停。到底嘀的多狠呢,这么说吧,连监考都觉得是东西坏了。不过这都测了整考场的人了,这时候突然坏掉也太玄幻是不是,于是前面小哥就吩咐那小z让他把能脱的带金属的都摘下来。

小z大哥也是厉害,我这才发现人家穿着一身一般人不会穿到日常生活中的杀马特黑暗朋克蒸汽风格套装,身上该嘀嘀的东西绝对不少。可能这就是帅哥吧,能让人自动忽视某些不合常理的事物。小z这就老老实实一件件把衣服撸下来,反正我就光听到后面跟着就是一阵阵的尖叫……受不了了,收了这妖怪吧。

前头小哥都看不下去了,也笑他:“你完了啊小z,你听听这声。”小z也不好意思地一笑,我不知道他是因为朋友的话笑的还是因为自己已经脱到上身只剩一件黑色打底内衣笑的……我背后起码得有十道目光在舔小哥的身材。作为一个直男,楼主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这绝对是一个坚持健身二十年的阳光男神,那腹肌那线条,岂是尔等这般只能仰卧无法起坐的死宅能比的……

行吧,楼主就是在炫耀我也是见过鲜活腹肌的人了。没图,不留种,楼主是去考试不是去写段子的!

又歪楼了!我要维护作为宅的最后一丝尊严,我没见过哪个人考试穿这么骚气的!这太草率太萌新了!

前头小哥说,你看你非要赶这个时间,回去换身日常点的多好。检查完马上给哥穿上啊,这么冷的天感冒了还不得我伺候你。

z马上回不冷,末了眉头一皱,闷着说了句,有点。

小哥一听也要开始脱衣,还好被z拦着了。啊,目光啊目光,你为何这么灼热。

监考估计也是被这阳光健康的身材闪了个半瞎,这会才发话,你穿着吧同学,口袋里有什么东西翻出来就好了。

可恶,这刚刚不是才拎着我教育了半天吗,拿出你拿大宝贝扫我裤头的气势啊老师!不要向美色势力低头!

然后z又把外套套好了,然后感应器又嘀嘀的响了。

瞧见没,这无情冷漠的世界,果然只剩下这感应器还有点温度和节操。

监考一指小z衣服口袋,他他立马从里头掏出一串钥匙出来。

一串啊,为什么会是一串啊。这是那个小包租公给放到大学体验生活了吗。

前头小哥也无语,说“你出门带这个干啥,也不嫌累。”

“你不带钥匙”还挺委屈的。

“你别黑我,我哪不带钥匙。”

“你刚刚裤口袋都没响。”

“……回去揍你,快检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监考把那串叮叮当当的钥匙放在桌上,又检查起了另一边口袋。果不其然,这倒霉检测器又响了。

“这回还是钥匙?”前头小哥问。

“不,”z把东西摸出来,同样是叮叮当当的一把,“零钱。”

“你这带的量不对啊,z总裁要承包小卖部所有的比巴卜泡泡糖?”

“承包你坐地铁。”

“算了你继续检查吧……”

“好。”

我感觉那监考移动检测器的速度都强行被降下两个档,就在这两个人一来二去,小声bb,假装不懂,恼羞成怒,皆大欢喜中艰难找到自己的定位,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检查。

我突然就不怎么尴尬我刚刚的事了。

小z这边又在衣服里前后翻了半天,他那看起来装点东西就能谜之凸起的杀马特黑暗朋克蒸汽风外套,此时就宛如唐三的二十四桥明月夜,龙皓晨的死亡之塔,机器猫的口袋和宇宙的纳米黑洞,容纳了一切旁人想得到和想不到的……

他把兜里的钥匙,零钱,回执单,戒烟糖,瓜子,纸巾,城市卡,皮筋发卡全部码好放在物品存放处,还不忘朝前头小哥骄傲的一仰头。牛逼了,叉腰歇会儿。

前头小哥应该是很无力了,“太丢人了小z,我要弃你而去了。”

小z又小声叫住他,“别。”

“别什么?别放弃治疗?晚了,哥后半二十年的脸都被你透支完了,你说你搞个大新闻也不带墨镜遮一下脸,知不知道哥看你这张脸就懒得发脾气啊……”

小z紧张地摇摇头,“别走……”

说着,他又从最后的裤口袋左边掏出了六个圆形铁皮薄片,样子像玻璃装的饮料的那种盖子。我不禁想到我女朋友每天都要喝一瓶优益x乳酸菌饮料,原因竟是集齐十个能去换购一瓶。

据说这玩意儿还有不同的花纹,集齐十个不同色儿的可以换个劣质玩偶。不过这种事情吧……

“酸奶盖你还带着?你是仓鼠?”

小z突然露出特别委屈特别需要抱抱的表情。

“给你留着的。”

“这也能是我的?”

“换酸奶。”

“……”

“给smc换玩具。”

我靠我靠这楼我差点就写不下去了,每当回想到这个场景,这个帅哥从兜里安静掏出六个圆片并一本正经的表示存着换酸奶换玩具的场景,我就无法压抑住自己……这是一定是一场赤裸裸的以补考为背景,以数十考生为群众演员的即兴演出,两位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老戏骨身体力行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如戏。

气死我了。所以楼主的主题是,这次补考又没过,下回有没有戏精跟我一起去祸害下一波考生去?

ps:我的码是不是还应该打厚一点,感觉你们看到smc就猜出一二了。我不会被当事人吊起来打吧。

ps:ps:读书人的存酸奶盖能叫存酸奶盖吗,叫情怀,情怀……

精品评论:

别躲了hst,即使你努力隐藏着自己的文风,但哥说要认出你的骨灰就绝不会认成ywz的。

我是前面那个小哥,小z是我室友兼恋人,什么奇奇怪怪的码,点名批评楼主的低能取名方式。

小z那天上午是刚拍了个广告回来,中午和赞助商吃饭耽误了会,赶回来考试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我其实带了包衣服准备给他换,不过怕晚进去太麻烦小z这孩子就拒绝了。没想到不换更麻烦就是了。

他身上带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我事先是真不知道……不过后来一想也合理,毕竟我确实不怎么带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但每次和他出门都不会缺。这可能就是我没有的男友力吧。

皮筋发卡这个是给我妹妹备着的,就smc,女孩子老喜欢披头发,热得不行还不肯扎起来。我见不得她热得都要吐舌头了,就买了一堆这种东西,见一次给她收拾一次。

为什么在小z身上这也要问?因为我们两个在一起啊。

酸奶盖……不提这个了吧,已经收集了将近七十个了,离十个不同花纹还差四个。没错小z带身上的那六个就是集齐了的,我们打算换个城市去买几瓶,说不定能遇见不一样的。

现在刷yoooo是不是晚了点?哥并没有否认什么呀。

顺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hst同学,你放心好了,那场补考只过了我和小z两个,你们继续奋斗吧。加油,哥站着说话不腰疼。

end

评论(2)
热度(27)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