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白膑】在峡谷的一隅

很古远的白膑,应该是s3s4赛季这样

这个时候的孙膑还是非办必选……还是玩球少年……




我不会再哭泣了。

除非受到无法原谅的背叛。

 

 

打野的刺客除了团战之外,其实一般很难碰到辅助。哪怕是队友,哪怕他可能就在自己打野的不远处带线。

 

青莲剑歌李白多潇洒,作为一个很强势的刺客,来去自如时不时冒个头,红蓝buff几乎不离身,他的出现常常意味着对面的终结。不过比起没多大意思的上下路,他更愿意去中路多支援几下法师妹妹,收割人头顺便再推个塔。毕竟中路的节奏要快得多,李白实在不大乐意把时间多耗在上下路一分。

 

第一次遇见孙膑还是在战队招募的时候。说来也怪,原先队长后羿是想找个肉厚胆子大的坦克,在一群肌肉男和铁皮人里,这射日的居然拎回来一个矮个子的小男孩。李白自认为对坦克这个位置并无多大偏见,但这细皮嫩肉的长相让他实在难以和心中固定的形象对上号——反倒是刺客的本能提醒他,这个,可以切,200金币。

 

那个少年一对巨大的蝙蝠翼显然引起了大部分队友的注意,等剑仙大人凑近一看,才发现这个新来的队友小腿部分包裹的是看起来就很笨重的机械,不知道是怎样精细的机关带动上面的那对翅膀,让少年能自如的漂浮在空中,一如常人。

 

“大家好,我叫孙膑。”发现有这么多人盯着他,孙膑原本就略显奇怪的电子音更加僵硬起来,似乎忘记自己该说些什么。他紧张的篡着自己的衣角,愣了半天才想起接上后半句话:“我叫孙膑,是一个辅助——还有不是女孩子,是男生。”

 

一听到团里队友们压抑着的尖叫,李白心想不妙,后羿这射日的哪根筋搭错了找了个辅助小子回来。孙膑腼腆可爱的脸几乎是瞬间就俘获了大部分法师姑娘的心——看着旁边表情松动的月光之女,李白灌了一大口酒不屑的偏开了头。要肉不肉要输出不输出,辅助这种明摆着蹭局躺赢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接受的。

 

虽然队长是把他先带到队里来了,孙膑最终能不能留下来仍然是由大部分队员决定的。刚开始投票这位团里的刺客大爷便第一个高高举了反对票,然后递了个眼神给其他人。意思再明显不过——跟着我,不服solo。

 

然而这回李白低估了姑娘们热情的力量。且不说貂蝉从头到尾都传教一般的夸着她刚认的辅助弟弟,连好友露娜也有意无意的推动了下。队长那张沧桑的脸感觉又沧桑了几分,没瞳孔的眼睛倒是光闪得越来越亮了。没办法,之前团里要不然是陈咬金那样没事儿就给自己染个金毛的家伙,要不然就是脱了铠甲一身鬼火的钟馗,姑娘们嘴上半字不提,心里肯定还是不答应的。这回来了个小家伙,之前的怨念一起爆发,硬是拖着后羿的大弓箭把孙膑留下来了。

 

当孙膑扇着他的机械翅膀飘到自己面前时,李白看也不看他的站起来,对着他伸出来的手掌用力一捏,这招呼就算是打完了。孙膑一句你好还没拼完,李白便提了他的酒壶扬长而去,留下少年尴尬的杵在原地。

 

“李白你去哪儿?人家膑膑话还没说完呢!”听说中单的性子都比较冲,平时还算温柔的貂蝉这时恼了起来,闪到他旁边质问着。李白也懒得理她,重新叼回草叶,挥挥手又去找弟兄们喝酒聊天去了。

 

全队人都知道李白不太喜欢那个新来的辅助小子。大家虽然不知道细则,但也不想掺和这摊浑水——惹恼剑仙的后果严重的很,看在两位暂时还相安无事的份上,还是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明智。后羿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让孙膑先带下路线再跟露娜。在有双打野的阵容中,也不得不前期委屈一下孙膑。孙膑欣然接受了,没有半点疑惑和抱怨,即使他带线——的确吃力极了。

 

有了孙膑之后的几场战斗中,李白养成了逗逗那个越来越急的另外一位打野姑娘的习惯。比如蹲草丛里假装要抢她的蓝buff之类的。露娜被他这招吓过几次,逐渐又变回了之前那张冷冰冰的脸。之后但凡是看到李白过来,她都会下意识的先刮过去一个弦月斩,虽然造不成实际的伤害,但剑气穿身的感觉仍然令人寒噤。

 

“喂喂说好的你下野我上野,你这又抢蓝又刷我野的,我怎么发育去线上抓人啊。”老伎俩彻底失效之后,李白只好换上副正经点的面孔。他见露娜仍沉默的刷着她的野,干脆把长剑往旁边的石头缝里一插,作势要挂机。

 

露娜一刀终结了那野怪的生命,听到金币和生命值回复的响声后,才偏头扫了李白一眼。

 

“孙膑一个人在下路我可不放心,我得快点过去抓人了。”

 

李白这才想起来得看看小地图,果然下路有些紧张,连炮车都还没出动塔就被推了小半格,孙膑着急的挥动着他那对翅膀在塔下艰难的打着小兵,顶着护盾不断吸引着那些无脑小兵的注意力,企图让他们把火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塔外对面的夏侯惇甚至悠闲的和韩信聊起天来,有一下没一下打着小偷,根本没把这边守塔的孙膑当回事。

 

“那要不我……”李白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孙膑憋了半天终于发出来个请求支援。露娜手上的野刚打一半,一看到信号嗖的便甩大招跳出去了。李白抽动几下嘴角,那野怪看着愣神的他也跟着懵逼的射了他两箭,发现没反应便开始往回走了。剑仙大人把口中的草叶一吐,剑刃泛白,处理完了这个好友留下来的残羹剩菜。他从前总觉得打野是愉悦的,能庆祝胜利的,这回面对自家野区,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李白盯着小地图上已经汇合的孙膑和露娜,索性也不着急打野了,躺进草丛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开始观战下路。

 

露娜侧身绕进河道一带的草丛中,弯腰将自己完全隐藏,只是发了个信号提醒孙膑自己来支援了。韩信与夏侯惇就在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打野,脑袋时不时转过去瞟几眼孙膑,似乎早料定了要拿下这个一血,就等攻城车一到了。

 

不得不说辅助的清兵速度的确让人心疼,打完最后一个法师小兵的孙膑这才有空闲抬手抹了把额上汗珠,接着惊讶的发现了自家露娜已经在对面准备伏击了。

 

“开始撤退?”他不敢有太大表情变动,以免让两名敌军产生怀疑,只是暗暗的回了个信号。

 

战士小姐明显不打算这么做。她摇摇头,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一个V形,接着将目光从孙膑身上撤开,专心的锁定了韩信的那杆长枪。

 

孙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上依然挂着着急的神色,绕着塔半步也不敢走出去似的。他紧张的望着已经开始清兵的夏侯惇,韩信则一晃眼不知道藏到了哪儿——很大几率他正在右边的草丛中蹲着,随时准备收了自己这个没什么战斗力的辅助人头。

 

露娜的弯刀不知不觉已移到身前,刻着月光印记的银白刀刃闪烁着嗜血光芒,下一秒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染上赤色。孙膑着实不敢有一丝放松,他与那位月光之女的合作次数寥寥无几,加上韩信前期的强势,他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在露娜被围攻的时候把她救回来。

 

还不等他多想几个战术,露娜的信号又发来了。

 

“发起进攻。”

 

她依然躲在草丛中,似乎刚才那个信号只是一个手滑罢了。但孙膑望了眼她眸子里越来越深的暗色,还是深呼吸一口气,离开了防御塔的攻击范围。

 

孙膑绕到离右侧较远的河道,从侧面进攻小兵。夏侯惇见他终于离开了塔,有些急躁的直接拉开绳索冲到他面前,几乎是脸贴脸的放了道蓝光,接着击飞。韩信也跟着几步跳出草丛,兴奋的把长枪一挑,勾着孙膑的上衣将他击飞了。看着这个小男孩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跑,夏侯惇不禁心情更好了些,大刀下落的力度也加重了。他有意无意的责怪韩信起来:“你这么早跳出来干什么,俺一个就能把他送回去泡温泉。”

 

韩信并不想搭理他,此时他更关注的是仍旧在努力逃跑的孙膑。“还想躲?”他冷笑一声,满意的看着孙膑血条已清空过半,“以为站在河道我就打不着你了吗,你——”

 

“发起进攻。”

 

河道的草丛中突然刮出一道残月,冰冷使痛觉加剧,更使人瞬间恐惧起来。露娜从草丛中突然闪出,她目标意外的明确,先就一个突进把企图跳走的韩信拉回身旁,毫不客气的在他身上划上了一道。一旁的夏侯惇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冲向露娜帮自己队的脆皮刺客抗伤。那柄弯刀就逼近在他胸口,刀刃上的血液正缓慢的渗进刀身。

 

他突然后悔起刚才把所有的技能都让孙膑吃了一遍,绝望的看着所有处于冷却状态的技能,夏侯惇只能硬着头皮跟露娜对砍。或者说,只是他单方面只能对砍,另外那位则是来回标记、跳开、让夏侯惇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叫月下无限连。

 

他求助的望了眼刚去塔下吃了个血包转回来的韩信,对方纠结的望他一眼,只过来意思意思的刮了露娜一下便又跳回去。他看到露娜等级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逃跑的决心,三级的露娜和四级的露娜已完全不是一个性质,鬼知道她是干了什么这么快的就发育起来了。韩信甚至在担心——自家野区是不是已经被扫荡过一遍了?

 

脑子这么一转过弯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明确多了。他朝夏侯惇同情的摇摇头,果断的发了个撤退信号就往回跑。开玩笑,这时候再想着抓孙膑,他们就要连送一血二血了。

 

然而这时,韩信突然感觉脚下一沉。不用低头也知道那个蓝色的时钟盘跟自己撞了个正着。露娜放过了还剩个一两片血的夏侯惇,反而转身又是一刀刮去,跳到塔下将韩信硬生生拉了回来,眩晕。

 

想越塔强杀?李白赶紧从草丛中爬起,白衣上的草汁还没拂去便几个位移奔向下路。他分明看到韩信状态还好得很,露娜这样性急的就冲过去,实在是让人抹一把冷汗。

 

比起露娜,站在一旁的孙膑倒显着与他身体年龄极不相符的冷静。他跟着露娜冲进塔里,把塔伤转移到自己身上,勉强支撑着。夏侯惇见韩信又被截,也顾不得太多,拉开长链就想从背后突袭露娜。就在三人身影几乎重合的那个瞬间,一个时空爆弹突然砸下,与露娜刚才释放的眩晕完美衔接了起来。夏侯惇刚冷却好的技能还没点开,露娜已经先手砍倒了这残血的坦克。

 

首血。

 

韩信一咬牙净化解除了眩晕,拼命向后跳。明明月光之女的气场让人冷到发颤,他的手心和后背依然出了不少汗。就在他跳开的那一刻,他看到露娜朝空地重重的砍了一刀——逃跑意外成功了。

 

露娜狠狠啐了口,顶着孙膑加上的护盾跑出了敌方防御塔的范围。苦涩的承受了半天伤害的小男孩踉踉跄跄扇动下翅膀,跟着她挪回了自家塔下,小心的绕开所有伤口擦了擦脸上的血。乍一看那张原本清秀的面孔增了不少野蛮的气息。

 

“本来韩信那小子也是逃不掉的。”露娜似乎很气恼,嘀嘀咕咕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孙膑又恢复了之前那般温顺的样子,小声安慰:“赚了赚了,待会去拿个小龙庆祝下吧?”

 

她还想多说些什么,突然抬头顿了一下,表情更加复杂。孙膑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不远处的李白越塔刮了个大,轻松的把逃军人头收入囊中。

 

“李白……你怎么连双杀也抢。”这回露娜更加不高兴了,连跨几步便要和他讲理。

 

李白赶忙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笑嘻嘻的把剑收回背后。“姑娘,你想想你抢了李某多少野——拿了一血击杀和二血助攻,不亏的。”

 

他突然将话题一转,挑衅的朝孙膑看了一眼,“不过我倒觉得这辅助没甚大用处啊。恕我直言,刚才露娜就算没有你,也能来个两进两出。”

 

被点名的孙膑愕然抬头,还残留着血迹的嘴角抽动几下,却半句话也没回。李白看他这样木讷的反应也没多大继续对话的兴趣,猛拍了把露娜的肩膀,招呼声又消失在了野区。

 

“李白他,最近真是奇怪。”露娜察觉到孙膑一直挂着的笑容有些僵硬,绞尽脑汁挤出了句还算是照顾的话。比起安慰要哭的小男孩,她还是更乐意去越塔杀那个差点逃跑的韩信。“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就算是浪得出奇的队友他也只是大笑几声而已。”

 

“我明白的,”机械音辨别不出具体的积极或消极的情绪,孙膑弯腰检查起自己的机关翅膀,似乎要故意和露娜避开眼神交流。“剑仙哥哥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人家不是一逗就哭的女孩子——放心吧。”

 

这回他没等露娜再开口。孙膑安静的笼罩在圆柱形的光辉中,倒真是回自家水晶去泡温泉去了。

 

“说真的,你得改改对孙膑的态度了。”

 

量李白有多心不甘情不愿,后羿还是把他从酒楼里半拉半劝的弄了回去。他听到身后不断传来伴随酒气的笑声和嘲讽,不由得再次收紧了点抓着李白的手。刺客大人倒是不在意那些刻意的挑衅,懒洋洋的向后伸展了一下身子:“射日的,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想走,你就是射十只鸟都抓不到我。”

 

“露娜说的没错,是该管管你这破性子了。”后羿感到自己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的猛跳了几下,差点没克制住射他几箭。“正好这几天没什么事,你就和她多单挑几次杀杀酒瘾吧。”

 

一听到要断了自己的酒,李白不禁站直了些,下意识的伸手去探腰间的酒壶。后羿默默看着他这样护食一般的行为,在心底连叹三声气,接着说教。

 

“人家孙膑小小年纪的就到队里来了,等一下你别打岔我知道你也年轻!”再被这小子顶几回嘴,后羿怕是真是要射个鸟把他带上天了。“你没看孙膑救人打团,这孩子比你想的厉害的多。”

 

一个两个的都在夸那破辅助这点好那点好,一局下来也没看他有几个击杀。想到这,李白嗤了一声,刚端起酒壶的手被后羿果断的打下。他不满的扫了队长一眼,看到人家渐渐变得严肃的脸,莫名的感到了一些心虚。可青莲剑仙是何等狂傲的角色,即使是自己理亏,李白仍摆出一副无所谓你拿我怎样的表情,甚至语气更加刻薄。

 

“队长,给李某一个解释的机会,”他扣好酒壶正视后羿,“李某是个刺客,带线不多,自然和孙膑后辈碰面次数甚微。只是以我愚见,团战时若没有个能冲在前面吃会伤的坦克,之后的比赛,我们怕是会打得很辛苦。”

 

“孙膑他——是个可怜的孩子。”

 

李白烦躁的挥了挥手,仿佛有什么闹人的虫子在他耳边聒噪了。“这根本不是理由。生死之事,只怕你我见得更多,不必给一个小孩子太多同情。”

 

难得的沉默。后羿只是拽着他往队伍基地走,两人默契的一声都没吭。

 

王者峡谷里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个机关术天才少年的故事呢?被打开的遗迹,目睹好友被吞没,失去双腿,背叛和振作,不管是茶余饭后的闲谈还是正儿八经的演讲,这都是个好话题。初次听到酒友们提起孙膑的时候,李白还着实是心疼了下这个少年。可见面后,他似乎并没有从孙膑身上感受到分毫故事中那种坚强、天赋异禀。到底在生气些什么呢?讨厌那些不三不四的酒友瞎扯乱传这些故事,把好好的事情故意弄得那么魔怔,还是讨厌孙膑凭着他这不知道哪部分是真哪部分是假的传说,到处博同情?

 

“好,看来队长又一次把李白捉回来了。”貂蝉卧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笑着一边嗑她的瓜子,招手示意那边的露娜可以开始报告了。看到露娜手中不薄的一叠纸,李白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例行总结的日子。他抚了抚衣服上的褶皱,在貂蝉旁边毫不客气的摊坐下来,差点压到她的衣袖。

 

“又欺负妾身,平时您不都坐露娜那边的吗?”法师姑娘慌忙从沙发上正坐起来,粉脸微红。李白见她让位,更肆意的把身子摊平了些,“无事,她现在有个机关人小弟弟当尾巴,李某不敢打扰。”

 

“李白不准到处撩妹,”后羿咳嗽两声,“队里就两个姑娘,你倒是给别人留点机会。”

 

“冤枉,明明是三个姑娘,队长这不前几天才刚领回来个吗。”

 

“再贫嘴就把你扔去单挑主宰。”露娜头也没抬,目光在战绩上停留了许久,突然奇怪的抿嘴微笑了,“不,你再贫会儿吧,待会就贫不出来了。”


【打一个可能不会再有后续的TBC】

评论(2)
热度(37)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