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铠约】雷雨天-上

甜饼小短篇,白票多年也得交党费了

————————————————————————————

百里守约是被生生热醒的。

北方城市的夏季比起南方来说,热度一点不差,甚至有时候连着几周几周的不下雨,更是热得难以想象。不过现在已经是空调制冷普及的时代了,再热的夏天往房间里一躲,似乎也没那么难熬。久而久之,连百里守约这样从学生时代起就在外讨生活的,对空调不那么依赖的人,也渐渐忘却了从前那种在热浪中汗流浃背的感觉。

不过空调是需要电的。守约非常清楚他那对冷热极度敏感的恋人肯定是时时刻刻把空调开着的,此时既没有机器吹风的噪声,也没有提醒灯闪烁。他自然的意识到一个问题。停电了啊。

没有电等于没有灯,等于现代人大部分习以为常的设施全部瘫痪。守约非常不习惯失去视野的感觉,这让他没有安全感。幸好,他一直未雨绸缪地在床头柜里搁了一个太阳能小台灯,时不时还拿出来充个电。这东西是他之前在网上给弟弟买礼物的时候店家顺手塞的,铠还吐槽过质量一般。守约无所谓一笑:能用就成了,指不定哪天就派上用场了呢。

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他把台灯灯光调到最大,从手机底下把某本很长时间没翻过的散文集拿过来,随手翻了一页,有一下没一下的看起来。热天用手机,不仅是浪费手机宝贵的电量,还根本凉快不下来。他就打算这么慢慢看书降温,等来电,或等台灯没电。

书翻了两页半,床另一边的被子开始骚动了。

那团被子顺着凉快的地方,把床上每个温度稍低点的地方全部摸了个遍,最后迷迷糊糊地从一团被子里伸出两条胳膊,又探出大半个身子,把百里守约拦腰搂进了怀里。

铠这大概是也要热醒了。

百里守约这么想着,把两人身上的被子都扯下去了些。没有空调吹冷风,再薄的被子盖着也是闷湿得难受。他见恋人眉头蹙紧,脸色也不大好看,知道铠现在是很恼火的,便不再动他,安心把目光又移回书页上。

果然,铠又动了一两下,便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他有起床气,虽然肯定不会对着守约发作,但仍挂着不高兴的表情。

“停电了?”

“当然啦。你饿了么。”

守约朝他那边一瞟,立刻被恋人在黑暗中隐秘的小表情看了个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像小孩子一样啊,阿铠。”

他忍住笑。

“像谁?”

“像玄策小时候。”

铠似乎更不高兴了,环住守约腰腹的手臂也不老实,拱了几下要把人整个重新拖回被子里。“我怎么会和那个小鬼像。”

守约勾起的嘴角收不回去,没法装出凶狠的声音反驳他不许叫他弟弟小鬼,只能换了个表达方式:

“那和露娜小时候像。”

这招可能自带暴击效果。守约明显的感到缠在自己身上的另一个人浑身一僵,接着默默松开了对他的全部控制。

醒了还老赖在床上这种事情其实两人都挺不喜欢。也许是雷雨天的乌云遮了外头天空,让早晨也仍如半夜一般漆黑,守约和铠忽然就默契地选择了不起床。理由很强行:起了也是到处一片黑,还不如倒床上补觉。反正这也是个被雷雨天糟蹋了的周末。

不过有件事必须解决。

“守约,我饿了。”铠伸手把守约手中那本不怎么受宠的书彻底拿开,温热的呼吸已触碰到对方的脸颊。守约难以判断他这个饿了到底有几重意思,身体却第一时间做出了危险警告,叫他马上下床,立刻,就现在。

“躺好,不许动。”他像安排玄策午睡一样指导恋人缩回床中央去,不许跟着他下来,“……我给你先煮个蛋垫垫肚子。”

在要守约还是要饭这种事上,铠只纠结了一秒钟,便严肃的回应了:

“撒胡椒。”

tbc

评论(3)
热度(46)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