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茨狗】be三十题

一方死亡,慎入

大天狗阵亡前提,交党费的练笔小段子

——————————————————————————————

在大天狗离开的头几日,茨木还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机械地起床,等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在众人习以为常的耍赖声、嬉闹声中牵着一批新式神的手离开庭院,跟着或许是晴明或许是博雅在外闯练一番,再在晚餐之前把他们挨个送到临时宿舍门口。一切照旧。

某刻他站在归于宁静的庭院中,下意识长叹一声,说。大天狗你可别给老子喝酒了,又逃班,下次再逃班老子不干了。

他回头。远处一只灯笼鬼正恐怖地望着他。发现茨木也正把目光投向他,那可怜的小东西吓得连喉头的火苗都窜动起来。茨木一愣,又说。大天狗你看,别的小妖怪笑你喝酒误事啊。酒不是个好东西,挚友和你都被这玩意儿害了。

大天狗始终不应。茨木以为他又在假正经,扬起嘴角不屑地笑笑,四处去找那不知道藏去哪里的大妖。直到他由着步子顺庭院外围的长廊绕了一圈,抬眸瞥见早已空无一物的枯枝败叶时,他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你的那些葡萄藤呢?

这次他没有回头。大概是看到枯萎的藤蔓的那一瞬间,茨木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大天狗走了。”

大概还是很久,很久以前,在大天狗还不曾怀着那种变质的友爱之情看着他那么久远前,茨木曾对他抱怨过:断了的右手有时还会发痒疼痛,想去挠一挠甚至找不到地方。

大天狗怀疑地下定结论:你的错觉。

现在这股感觉又来了。即使所有人都知道大天狗已经离开这里,永远消失了,茨木仍觉得他就在身边。他问,大天狗便会答。他问的问题只有大天狗能答,只能是他来答。

茨木下意识捂住空荡荡的胸口。

你还在吗?他问。

你的错觉。心这么回答。

评论(1)
热度(16)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