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铠约】如履薄冰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个新的坑反正坑已经多得数不过来了连编号都不想打了

铠约是雇主和厨师的关系,双向暗恋,HE

应该是HE吧……

——————————————————————————————

粥已经煮好,只差撒上最后一把葱添香了。百里守约估摸着时间,把手中还剩五六根烟的烟盒捏成一团,直接扔进了阳台的垃圾桶里,推门出去。铠这会应该还在沙发上睡觉,他醒了的话,一定会先去厨房拿菜再满房间找厨子的,守约一点也不担心他会发现自己躲在这里解瘾。

 

他知道铠很不喜欢他抽烟,但上瘾了的东西又哪是那么容易戒去的。

 

百里守约朝客厅方向唤了一声。没人应答。他在去往卧室与客厅的岔口略一停顿,还是决定先把身上这件沾着烟味的外套藏好,再去瞧瞧铠这又是闹哪一出。

 

“阿铠,粥好了。”

 

铠迷迷糊糊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皱起的眉头蹙得更紧,不像是寻常被打扰睡眠的起床气。长期相处以及照顾玄策的经验让百里守约意识到铠状态不对——起码人没自个儿闻着菜香起来,而是靠他来叫醒,这点就非常反常。百里守约绕过沙发前的小茶几坐到他身边,手背贴上人的额头,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发烧了啊,你没开车过来?”

 

铠下意识向他冰凉的手背靠近,表情松动:“回来的时候……应该,还是正常的。”

 

“那就是在沙发上着凉了,”百里守约默然看着自己的整只手几乎都要被铠拉过去贴着,趁自己还拥有最后一点自主权前把手不动声色的抽出,“你是觉得不舒服才从酒会回来的?”

 

铠今天晚上本来是没有报备晚餐的,直到七点过几分才匆匆打了个电话回来,一到家就往沙发上躺着睡着了。

 

铠摇摇头。他大概想开口表示自己没事,却只吐出些气音,显然是状态很差。百里守约尝试了一下把他整个搬起来,好像有些为难,便退而求其次把人放平在沙发上。他站起身,想回房间找床被子之类的给人盖上。刚要走动便被身后一道力拉回原地,差点身子一歪倒到铠身上。

 

“阿铠你这是干什么,粥就放这了,你要先喝还是等我回来都行……”

 

“——你要走?”

 

百里守约僵硬地转头,撞见铠满脸无措。这不是他平时的表情,他的雇主从来都是一副严肃冷静的样子,也许只有在他烧得脑子发晕的时候才会控制不住面部肌肉。

 

“我能走哪去,我去房间给你找床被子盖着。”他扯出一个难以被称之为微笑的弧度,只期盼眯着眼的铠看不真切。

 

得到回答的男人稍稍放松了指尖的力度。百里守约解救出自己的衣角,逃离一般再次抬步。

 

不能犹豫,不能心软,不能被人戳中弱点,尤其是那个人是绝对危险分子的情况下。

 

他浑浑噩噩把被子抱在手上发呆。

 

只是。

 

百里守约攒紧指缝中柔软的布料和棉絮,将头深深埋进其间,仿佛呼吸也要就这么被篡夺。

 

人类的心脏是肉长的,拿刀子毫不自知的在上面划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这颗心脏就要停止跳动了。

 

他快承受不住这份疼痛了。

TBC

请不要戳小心心…戳多了我会方会觉得弃坑是罪过的

评论(3)
热度(39)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