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铠约】如履薄冰-2

居然有2,且看且珍惜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坑

铠约单线HE,HE,HE,在一起之前铠哥有419习惯,不能接受不强求

——————————————————————————————

有的事情其实十分简单,比如百里守约喜欢他的雇主铠。可如果加上前提就复杂了许多,比如他们都是生理心理上半点不缺的男性,而铠是个直男。

 

抛开自己那点无所谓的小爱恋加成,百里守约即使用最客观的目光打量铠,也起码能打上个八九分。成熟英俊,为人慷慨,无论是作为雇主还是朋友都很合格。尤其再加上冷淡而不冷漠的性格,正是最讨各种年龄阶段姑娘喜欢的那种类型。身为铠雇来有三四年的家庭厨师,百里守约又比那些冒着爱心的姑娘们对这个男人多了解几分。比如铠最爱的食物是牛肉,不挑食但很挑味,甜品嗜甜但饮料里决不能加糖——诸如此类。

 

百里守约很满足于现在的关系,毕竟能和铠保持一周半数以上日子的见面频率已经很不容易了。铠的朋友圈小得让人惊讶,几年来进到他公寓里做客的人,加次数一块能用两只手数出来。其中大部分还是他妹妹露娜来看望他。还有几个铠公司里和他合作比较多的同事,在一些节假日也会来家里玩玩,百里守约大多没什么印象。他的工作只是在厨房里准备好饭菜,如果铠没什么别的要求,百里守约会收拾好东西直接回家。

 

他从来没忘过自己的身份,铠不会乐意他过多参与自己的生活。

 

面对同事如此,面对妹妹也如此。

 

露娜一直在铠的母国读书,上大学之后几乎每个寒暑假都准时来中国到哥哥家蹭饭,美其名曰社会实践。她第一回见百里守约还是在他开始工作的头一年,在已经吃完了晚饭之后,来到厨房溜达时撞见了青年边哼歌边刷着碗。

 

她退出去几步。“Your new lover?”

 

“Nope.”铠抬头扫了眼,看到百里守约疑惑的表情,向他摇摇头表示没事。

 

“WIFE???”

 

“Get out.”

 

百里守约虽然听不懂露娜和铠大部分的谈话,涉及到自己的这几句简单的短语,他还是勉强理解意思的。他抱歉地朝露娜笑笑。女孩子长得和她哥哥很像,连挑眉时眼角的小动作也如出一辙,让他无法回避的想到铠。再看,再往下想,就不大好克制了。

 

“晚饭是你做的吗?我就说,铠不可能有这手艺。”露娜背对着铠给百里守约比了一个似乎意味着难吃的手势,“为什么刚才不出来?”

 

原来会说中文啊。

 

“我只是家庭厨师,一般做完饭就走。啊……今天可能还得早些。我弟弟也从学校放假回来了。”

 

铠在外头捕捉到什么信息,也搁下无聊的电视节目,过来陪着妹妹聊天。

 

“你还有个弟弟?之前那么久没听说过啊。”

 

百里守约把厨具上的水放干净,整整齐齐挂在小钩上,“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先生。”

 

露娜也跟着附和:“哥哥,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是啊,”铠表情没什么波动,也许根本没发现这是个有调侃意味的玩笑,“你每次一来,我的事情就多很多。”

 

“那是因为我是你最宝贝的妹妹啊,是吧,不是的话就地打死你。”

 

“是,你最可爱,什么时候和哥哥结婚啊。”

 

百里守约微笑看着这对早已是成年人的兄妹还像孩子一样当着外人面肆无忌惮的拌嘴,不由得想起家里的弟弟。百里玄策小时候应该也是这样活泼天真的,那模样太久远,百里守约早就记不清了。

 

他从铠身后绕出厨房,露娜只是望了他一眼,也不再对他的离开表示什么挽留。

 

之后的多少次,百里守约都是这样出现在铠的朋友们面前,机械地重复着一模一样的动作。他无比自然的在男人的生活中出现,又不经意的消失掉。仿佛只是个物件,没有危害性,引不起任何波澜。

 

 

 

 

几年以来,铠习惯了百里守约的存在。他将其视为自己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可以向百里守约不设防的展示生活中的一切。比如工作,比如女人。

 

铠偶尔会从公司提前回来,正赶上百里守约做甜品或凉菜,就倚着墙注视着百里守约在料理台前忙活。他不去搭手,反正自己做什么都是捣乱,至少百里守约是这么强调的。

 

“雇主得有点雇主的样子,阿铠,坐到外头去。”百里守约不大喜欢被人看着准备饭菜,特别是被铠这样赤裸裸的看着,这会让他有种自己在家里的舒适错觉。

 

“没有雇员会对老板直呼其名,守约。”铠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自觉,“你知道我又不在意这个。我就想,就想看看你是怎么煮咖啡的。”

 

铠并不是话少,他只是难得和人熟起来罢了,这是百里守约认识铠后不久就得到的新认知。他一旦找到了什么话头,就很难停下来,自顾自的说个不停:“你知道我们公司来的那几个新实习生,他们到咖啡机去先倒上半杯子的方糖,再放咖啡。我怀疑他们其实是想喝杯甜度是些方糖量的糖水,只不过咖啡机旁没有准备开水壶……”

 

“我的秘书也不理解我为什么总不让他往咖啡里加别的东西,口味这种事情难道还要有理有据的说清楚吗?”

 

铠的声音突然停住了。百里守约以为他只是口干要缓一下,却迟迟没等到他的下文。于是他回头想看看铠是否已经出去了,意料之外的迎面撞上铠凑近到只剩半步距离的脸。他吓得想往后撤,无奈已是抵着案台,再无法退步了。

 

“阿铠……”太近了啊。

 

“守约从来都不问我喜欢什么味道,但却总是很惊人地做出符合我口味的判断啊。”

 

铠的声音低低的环绕在百里守约身侧,无孔不入的钻进每根血管,随着血液流动烧遍全身。百里守约自嘲般的扬起嘴角,自言自语。

 

“职业素养嘛。”

 

骗人。

 

他悄悄的不为人知的躲在铠生活的角落中,收集着倾慕者的一切喜好和厌恶,到头来只能用一句“因为我是你雇来的厨师,当然要对得起工资呀”这样的理由来搪塞自己。

 

他清楚这样的自欺欺人的平衡很容易被打破。铠信任他已经到了他无法阻止自己胡思乱想的地步。他害怕有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爱意,亲手打破这平衡时,会被铠失望和陌生的眼神剜心而死。

 

在某个不特殊的日子中,当铠揽着某位女士的腰肢大大方方出现在百里守约视线中时,他竟然已经没了难过的力气,只在心里长叹一声。

 

平衡要被打破了。

TBC

评论(7)
热度(38)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