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铠约】如履薄冰-3

甚至还有3,太口怕了

铠约only结局HE,常规预警见2

本章有铠哥419提及,接受不了不强求

———————————————————————————————

百里玄策就是百里守约一直挂念在心上却极少和铠提起的弟弟,是唯一和铠有同样优先级的人。因为是高中生,平时就一直寄宿在学校,由高长恭老师顺便照看一下。没有太多时间和哥哥相处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关系,百里玄策知道哥哥很辛苦,从来不打听他的工作,也对哥哥以往受雇的雇主没有兴趣。

 

他知道有铠这么个人存在还是因为哥哥手机通讯录中突然冒出“阿铠”这个名字。首字母是A,很大方的显示在整条通讯录的最顶端,还挂着最频繁通讯的标记。

 

阿铠?是哥哥的朋友?

 

百里玄策好奇地戳开那人灰色的头像。详细信息界面空空荡荡,除了一行名字加一串电话号码外,只剩下三个字的简单描述。雇主3。

 

是哥哥新的雇主啊。可是为什么会和雇主挂着最频繁通讯的标记呢,虽然上学期间自己和哥哥发短信打电话的次数也减少了很多,不过考虑到守约那个寒酸的列表,怎么的说这个标记也该挂在自己头顶上吧。

 

小狼崽有些心虚地抬头望了眼刚回家就钻进厨房忙活的哥哥,一口凉茶咽进肚子,跟喝过白酒一样壮胆,手指一动戳开了信息记录。

 

这不是什么偷看!这是检查哥哥有没有在外面和不三不四的人搞在一起!

 

置顶的一条是哥哥的回复,“好的。”

 

往下是那个叫阿铠的人:“老规矩,不带回来,八点到家。”

 

老规矩?给人做个饭还做出什么黑道paro了?

 

再翻还是哥哥那句千篇一律的“好的”,以及阿铠无限次重复的“老规矩。”

 

百里玄策觉得自己应该收手了,哥哥做饭并不需要做太久,最多再炒个草——啊不蔬菜,就该过来找他了。但少年人的好奇心永远是行动的第一指令,他一边想着哥哥马上就要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一边在这种高压下保持兴奋大爆手速,继续往下不停地翻阅。

 

“玄策?”

 

“诶,诶诶,哥。”

 

“我到楼梯间去一下噢。饭菜放在桌上了,你吃之前要先去洗手。”

 

玄策不禁抬头皱了皱眉。“你又去抽烟?不是戒了吗?”

 

“……有点事烦得很,我沾一口就回。”

 

你那是沾一口,每次一出去就半包没了。这话玄策不敢说出口,怕他哥一听又觉得亏了他,干脆就不抽了。在阻止哥哥犯瘾和被哥哥发现自己在偷看手机之间,他还是选择保命,另外再找时间去关照一下兄长的健康问题。

 

百里玄策突然看到一条比较长的,是几乎一年前这个阿铠发过来的信息。他看了下进度条,才翻了一半左右。

 

“跟昨天一样,不过我可能会把人带回来吃个饭,就多准备一份蔬菜沙拉吧。”

 

这是什么?

 

他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个“人”看上去只是个抽象的名词,在想象力丰富的高中生眼中意义却像代词一样有具体的含义。

 

从这条消息开始起往后连着很多条都是这样意味不明,百里玄策看得很快,心是真正一点点沉了下去。

 

“今晚不回家吗?饭菜放冰箱上层了。以后请提前发信息。”

 

“周二晚上不回。以后老规矩了。”

 

“下周二也不回是吧?”

 

“下周二我带人回来。”

 

“同事吗,多少人?”

 

“一个。419对象。”

 

“好的。”

 

百里玄策不可思议的盯着那三个数字。哪个男子高中生没在寄宿生活中谈到这些东西,大家嘻嘻哈哈把应该耻于表达的词语一个个玩笑似的讲出来,并没有感到哪里奇怪。可当他真正的直面这些——即使只是冰山一角——也足够让他惊慌不已。

 

哥哥真的在给差劲的家伙打工……?

 

百里玄策还来不及收拾好心情把手机恢复成原来的状态,哥哥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房间门口。他没有吭声,只是安静地远远望着玄策愣住的样子,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小策,”他开口了,声音清亮得很,完全不是抽过半包烟的状态,“以后要看的话,还是和哥哥先说一声吧。”

 

百里玄策忽然觉得又害怕又生气,他的哥哥总是这样一副好心的、没脾气似的模样,只要熟一点,就会无条件对对方好。他硬着头皮忽视百里守约的意思,绕过话题:“哥哥,你知道这人他…你这新雇主他……”

 

“铠吗——你看到多少了?”

 

小狼崽尴尬得不知该如何开口,明明和同学说起来是那么顺溜:“就,419……”

 

百里守约勾起嘴角扯了个微笑,难看得很。

 

“成年男性,坐办公室的大精英,又是单身,有点个人爱好不算什么的。”

 

百里玄策震惊地看着他的兄长,尽力在他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前兆。可他除了一个读不懂的表情之外什么也看不出。这个顶着哥哥面孔的青年是那么陌生,百里守约永远不会说出这种话来洗白他的雇主。

 

“是…是以前的朋友吗?哥哥会交这种朋友吗?”

 

“不是。”

 

“那为什么不换个雇主?之前那个老头只是找了个小三你都那么鄙视,怎么现在这个就是没问题了?”

 

百里守约一直插在口袋中的手动了动,从里面掏出烟盒。还没等弟弟表示些什么,他流畅地又从哪找出一个打火机,抽出一根当着弟弟的面点着,狠狠吸了一大口。灰蓝的烟雾密集遮掩住他的头,像被吞噬了一般。百里玄策不敢上前去打断他,在百里守约真正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打扰他绝对是不明智的。

 

百里守约咬着烟嘴,犬齿在上面不断磨蹭,头低得只能见到香烟头上的红色火光。他在纠结,纠结一件很重要、很痛苦、却不得不跟亲弟弟说清楚的事情。

 

“玄策,还记得我之前告诉你为什么我那么疼你吗。”

 

小狼崽抿着嘴不出声。

 

“感情是盲目的。你是我弟弟,所以我疼你护你不需要理由。”

 

他说到这里自己也茫然了。什么时候,那个只如天上明星可望而不可即的男人,地位已经比肩自己唯一的亲人了呢?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注定无疾而终的东西?

 

“阿铠,我的新雇主。”

 

“哥哥喜欢他。——很喜欢。”

 

“但我喜欢男人,阿铠不喜欢。所以哥哥选择盲目。”

 

感情是盲目的,无理性的,偏见的。

 

百里守约看着弟弟崩溃地叫喊着“不可能”“为什么是我哥哥”,讽刺地抬头嘲笑自己这故作的冷静。他知道弟弟是理智的,自己才是那个该被称为疯子的失智者,可他现在不能也跟着弟弟一起疯掉。起码作为兄长,他现在还得安抚弟弟。

 

烟只抽了一口,挂在嘴角自己静静燃着,一层尸骨似的烟灰掉落在手背上发烫。百里守约走近玄策,把烟直接按灭在桌上,把弟弟拉入怀中紧紧拥抱住。少年由惊到哭,身子还在不停战栗,手却下意识也拥上哥哥的背,本能的寻找着安定。

 

百里守约低低地催眠着。

 

“再等等吧,痛苦总会过去的。”

 

痛苦就像沙漏里的沙子一样,只要没人再去拨弄它,把它再颠倒过来,总会流着流着就流完了。

 

总会流完的。

TBC

评论(11)
热度(39)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