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铠约】如履薄冰-4

有个4,是不是很惊吓【啊哈.jpg】

铠约only,HE,本章铠哥419情节,敲黑板避雷

其他雷点戳前文

——————————————————————————————

作为雇主,铠的确已经给了百里守约足够的信任。他回家的次数实在算不上多,主要集中在宝贝妹妹的放假日子里,平时——尤其是到了要进行总结的年终和中国年关,他都是忙得焦头烂额,哪还腾得出时间回家花个一两个小时,坐下来安安稳稳吃顿饭。他年前听说百里守约提起自己已经把在本地租的房子退掉了,完全没有多想,便把房子钥匙交给了百里守约。当百里守约惊愕着推辞着“怎么好意思住在雇主家里”,他无所谓的笑笑:

 

“有守约的地方才像个家啊,拜托给这房子找点生气吧。”

 

百里守约原先坚决拒绝的语句和一万条理由都生生噎在喉头,连带那封辞职书也被他默默塞回了口袋深处。他只好悄悄把上一秒才发给玄策的信息撤回,以兄长的身份篡改了之前他们讨论已久的选择,然后把弟弟的名字暂时设为黑名单——天知道小狼崽会给他打多少电话。

 

铠不在的时候,百里守约就帮他把公寓做清洁。嗯,虽然打扫这种事情交给家庭厨师好像有些说不过去,但毕竟算某种意义上的“寄人篱下”,百里守约也就没再跟铠主动提起这件事。

 

就像从前他在露娜和铠面前轻飘飘开过的一个小玩笑。还有很多其他事情铠不知道,他也没想过再提了。

 

因为他要走了。

 

见不到雇主的日子一长,百里守约这才能找回些炽热感情之外的冷静。他在心里打着算盘,弟弟上学的日子也就顶多再持续三个月,这三个月他们学校肯定也是像地主收租似的盯住学生,自己照顾他的机会寥寥无几。高考考完他肯定会出去疯玩,再之后离开这座城市去到更远的地方上学,作为哥哥也就管不大着了。除去弟弟的因素,原来的工作也必须要捡回来了,真正的大boss可是从去年敲打他到现在,催到现在连寒暄都省去直接逼问地址。百里守约无奈,可好像也不清楚自己在无奈些什么。几年前,铠没有出现的几年前,他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不过都是必须完成的工作,而把一切都归类为“工作”这个冷冰冰的名词,也就无论喜恶了。

 

当然他还是有发自内心喜欢的东西的。

 

“做饭,打扫,照顾弟弟……”他眨了眨因为沉思而忘记闭合的眼睛,目光柔和,“顺便,恋爱吧。”

 

虽然是可笑的暗恋。

 

上次的辞职书已经早早扔掉了,但辞职这件事情,却总归是绕不开的。百里守约还是舍不得突然不辞而别,抱着一丝侥幸和期待,他等着铠能突然开个窍什么的。甚至也不用他回应自己的感情,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挽留的话,百里守约也许就会留下来。去他妈的理智和工作,就让我任性这一回好不好。

 

他在等铠一个回来的日子,等一个能让他们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似无意聊到“最近真忙啊”的时间。

 

总之不是现在这样的。

 

铠今天下午匆匆给百里守约去了一条短信,意思大概是他会回来半个小时,希望百里守约准备个能随提随走的便当。雇主已经有将近一个半月没踏进家门了,百里守约兴奋之余自然也没忘了正事。虽然半个小时比起准备的一两个小时来说短了不少,不过这更利于快刀斩乱麻,正合适被感性临时冲昏了头脑的自己。

 

百里守约收到短信的下一刻马上动身去了厨房。牛肉还有,但因为是前一阵子买的了,论新鲜度当然是比不是昨天才挑到的鸡胸肉。而且便当的话果然还是鸡肉这样不容易走味的肉类比较好吧,配上胡萝卜条和西芹条的烟熏鸡胸肉算是便当中最美味的了……生菜,生菜就不加了,铠平时在办公室肯定点了不少带生菜的快餐,那些外卖店总喜欢用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充当蔬菜。

 

最后一顿晚餐居然是便当,这是百里守约没有预料到的,却仍让他高兴得想哼歌。

 

他还在厨房忙活的时候,铠突然提前回来了。百里守约奇怪的望了眼边上的挂钟,这才下午四点,倒是正符合自己原先设定的2小时告别式。铠倒是意外的没往厨房先溜达一圈,百里守约仔细听了下,在一串沉稳的脚步声之外又发现了一阵女士的压抑的笑声。

 

他一下愣在了原地。甚至忘了先把切好的蔬菜用保鲜膜封起来。

 

“咦,家里有人也没关系吗,亲爱的?”

 

“没有外人。”

 

“呵呵,你还真是又薄情又有意思。”

 

百里守约几乎是在他们的谈话声落地的同时恢复了理智,他深呼吸几口气,把菜刀小心翼翼放到自己看不到的视觉盲区,仰着脖子快速梳理了一下这堆破事。噢,因为阿铠很忙,忙得可能几个星期也没解决过了,所以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就把能干的事情都一把干完了。难怪是要自己准备便当,这么一算时间,等二位房里办完事,阿铠正好能提起便当就走。完美的打算,很符合雇主的个性。

 

很符合阿铠的个性,百里守约自嘲般扯起嘴角,弄不清自己到底是想哭还是想笑。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他愿意为之把弟弟搁到一边的人,到底还是没让他失望。

 

毕竟铠以前也从来没避着过百里守约,百里守约不止一次“尴尬的”与铠和他的419对象同时出现在这个公寓里。偶尔遇上开放又没什么心眼的姑娘,连门都不叮嘱落锁,破碎零落的呻吟声就从房门里泻出来。声音刚刚好就保持在除了百里守约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别人听到的高度,简直就像是专门放给他听的。

 

显然现在这个姑娘也是这种类型的主。

 

百里守约鬼使神差般到卧室门前站定,冷静得让自己也不敢相信。他想铠的技术肯定是棒得不行,不然也不至于那么多漂亮温柔的姑娘排着队等他打去一个电话,不至于每一个都发出这种毫无伪装的欲仙欲死的声音。

 

他不禁手指上移,带着刺骨凉意的指尖划过脖颈,刺激埋藏在血肉下的喉管——我也能发出这种声音吗?

 

指尖触碰到凸起的喉结,像触了电一样瞬间卸了力气。

 

“你可真恶心……”

 

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TBC

写得又爽又难受【刘醒很爽.jpg】

评论(12)
热度(28)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