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铠约】魔使和他养大的孩子

梗见标题,魔使约和人类铠,年龄操纵

我就想证明下我真的会写甜饼【小李子握拳.jpg】

草稿就不打tag了,大家看到是缘分

——————————————————————————————

1

住得离人类太远对魔使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百里守约觉得还是有的,比如人类会忘记魔使是危险的,无知会蒙蔽他们的眼睛,会有单纯的傻瓜把鲁莽当成勇敢。举个例子,现在抱着自己的裤子又撕又咬的银发小子就是个典型。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什么一冲上来就要咬我,”百里守约最终是忍无可忍,单手提起了小豹子似的凶狠小孩,任凭他张牙舞爪:“但是能不能别盯着裤子咬?我不经常去人类村庄做衣服的……”

 

小孩扑腾的动作好像停顿了一下,眼睛依然睁得老大,眼白上密布血丝,恶鬼一样。

 

百里守约稍一放松,他想这孩子还是能听懂自己说的话的,果然他的语言功夫还没差劲到已经无法和凡人交流。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小恶鬼猛一偏头,把自己最心爱的斗篷咬出了个巨大的洞。

 

2

“噗。”

 

百里守约拎着已经被自己打晕的人类小孩回到住处时,自然而然被邻居的另一位魔女大人嘲笑了一番。魔使魔女一般都不会群居,可花木兰是个半种,碰巧凑上百里守约也是个半吊子魔使,俩人都对领地问题没什么敏感度,也就图个互相照应成了邻居。当然,大部分时间是百里守约照应花木兰,毕竟魔女小姐家三百年没动过灶没开过火,首先就要感谢魔使先生的。

 

“守约啊,姐姐收回之前说你不懂时尚的话哈,你瞧瞧你这一身放荡不羁的洞,简直收拾收拾就能上杂志封面了。”

 

百里守约只能沉默着瞪了一眼魔女花木兰,顺便实实在在的又心疼了一把自己的衣服。他之前说的不常去做衣服是大实话,好不容易去趟人类的地盘,还这小家伙一下给咬烂两件。这要是再去一趟,又碰上个这样的魔头,自己还要不要面子里子了?

 

而花木兰的关注重点已经从他的破烂衣服上转移开了,她好奇地看着只露出个软哒哒头顶的人类,又望了一眼百里守约,发出一声做作的惊呼。

 

“啊呀守约,你这去拿趟衣服,衣服没拿回来,怎么还弄回来个小孩子呢。”

 

他能给花木兰坦白自己一身洞都是给这倒霉孩子咬出来的吗?当然不能。

 

百里守约登登登几步跨进家门,冷漠看着花木兰那双还想往门缝里挤的手,毫不犹豫地一把关门。花木兰在外头一面嚎一面不忘痛斥百里守约不近人情,愣是把一直处于打晕状态的人类给弄了个半醒。百里守约下意识捂住他的耳朵把人塞进里屋,才再出来把烦人的魔女小姐安生送回家。

 

被送到家门口了花木兰不依不饶:“你干嘛带他回来啊,你跟他说你是魔使了?”

 

“没啊,这孩子压根不听我说话。”

 

“那你还带回来?吃啊?”

 

“……因为我想吃小孩了。再见。”

 

3

至于为什么要带人类回家,百里守约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百里守约不愿意像其他魔使一样隐居在人类群中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其本身不喜欢人类,也对拿人类取乐这种事情兴趣缺缺。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如做衣服和采购书籍之外,他很少去打扰人类的生活,连他们的习性和特征也无意去关注。

 

捡回来这个小孩也是纯属意外。百里守约拿好了衣服穿过森林,忽然听到树木丛中传来刀剑相接的砍杀声。他本是不想去插手任何纷争的,哪知那片声音移动着移动着就和自己的路线重叠,并大有赶上魔使步伐的趋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百里守约眼见一群高大的男人带着杀意向他扑来,也没多想,就使了个障眼法让他们掉头去了。直到他再抬脚的时候,才发现脚边多了个小点的人类,死死拽住他一动不动。

 

之后就是这小孩没理由地咬烂了他的衣服,百里守约也糊里糊涂气得把人打晕。似乎是意识到就这样把个孩子扔在森林里也不好,魔使先生只好又糊里糊涂把人拎回了家。

 

行了理由找到了,就当是他八百年不见一次的善心发作了吧。

 

百里守约蹲下身,将身体与床上昏睡着的孩子持平。小恶鬼睡着的时候变成了天使,百里守约不由得伸手,温柔的揉了揉他沾满血污和灰尘的漂亮银色长发。

 

睡着的孩子感应到了魔使手掌的温度,扬起头乖乖靠近了手掌,百里守约心中同时跃起欣喜,正感慨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的时候——

 

这小孩一口又把百里守约的手套咬了个骷髅。

 

“……吃掉算了。”

 

百里守约站起身,认真的考虑起煮一个跟小鹿差不多大小的人类得放多少调料。

 

4

魔使大人还是没有吃掉人类。

 

小孩醒了之后不哭不闹,只是沉默地打量着百里守约的房间,这让他有种意料之外的不自在。八百年老家伙的私人空间这会被人看了个透,连懒得搭理的墨水印子都让他研究了半天,百里守约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嗯,人,你有名字吗?”

 

百里守约找不出什么别的称呼来叫他,只好假装高冷一些。

 

男孩认真理解了会百里守约那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好像抓到了什么关键词一样:“名字,Cain。”

 

发音非常奇怪,无论是第一个中文名词还是后面那个名字。百里守约不禁想到一个最尴尬的可能。

 

“你不会,真的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吧?K…k……”

 

两人挣扎了半天,努力想听懂对方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结果当然还是很惨淡。百般无奈之下,百里守约请来了隔壁的花木兰。她比起百里守约接触人类多些,但对于这个语言不通的人类,花木兰比百里守约稍强的不过是分清了小家伙说的是德语。

 

再之后呢?三个人只好面面相觑。

 

“你也太丢咱魔使的脸了,八百年书呆子连个话都不会说。”花木兰把人类男孩一把拦到胸前,不顾他的挣扎便撸猫似的开始逗他。百里守约想救不敢救,只好躲着孩子惊恐的目光转去看花木兰。

 

“这小孩不你捡的吗,难不成你还给他放回去?”花木兰没好气的说,怕是服了这个一根筋的魔使先生,“给他取个名字,以后教他怎么说通用语。”

 

她突然想到什么,低头朝男孩露出个标准的女巫邪笑,看得一边的百里守约跟着小孩一块抖成筛子。

 

“姐姐好久没取过名字了——铠,怎么样呀。”

 

TBC

评论(3)
热度(12)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