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喜好大概是日哥哥,婉拒骨科

又是白亮

诸葛亮是个没什么追求的小神仙。

 

他本体是株仙桃树,不知道多少年前发芽,又不知道多少年前化了个人型。这株桃树生的地方不大好,在武陵这块孤零零长着,直到近几百年才有个凡人老头冒冒失失闯进来。诸葛亮没见过凡人,好奇从桃树上往下一望,不小心跟老头直直对视上了。老头回去之后一阵夸张,于是武陵多了个好看又法力高强的仙君,见之忘忧。

 

那几百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摸索着找到自己和自己的树,带着惊喜和憧憬把红色丝带挂到树梢上,再顺走一朵桃花。诸葛亮偶尔现身见见他们,偶尔就藏在树后,时间一久也渐渐对凡人腻味了,便在武陵通往桃树的山谷口设了个障,从此再无人打扰。

 

他就是这么个没追求的仙君,无名无利也不需人信仰。所谓法力高强也就足够他设个障,没别的手段去实现那些凡人写在丝带上的愿望。

 

诸葛亮无聊的时候会翻看那些树梢上的丝带,嘲笑一下凡人的天真。容颜永驻,身体健康,仕途通达,财源广广……这些不切实际又异想天开的愿望,也算符合他对凡人的想象了。

 

只是拿到其中一条丝带时,他会下意识停顿会。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

 

“这算什么愿望啊。”

 

重新挂回枝头。

 

 

 

这时也不知道轮到人间的哪朝哪代了。诸葛亮眼见着进桃林的人们又换了一身打扮,就知道这天下又换了主,宫阙万间都做土。

 

无论这衣裳怎么换,总还是有个正经穿法。比如系带要系好,腰带要绑上,袖子不能老揽在手肘上。

 

诸葛亮盯着那个已经到桃树下转悠了两三个星期的白衣少年,心里感慨:也算是见到个跟自己似的不修边幅的小家伙了。

 

他又记起来以前那老者,不过几秒便注意到树上仙君的目光。诸葛亮已经观察了这少年很长一阵子,有时甚至故意扔下点花朵到他眼前,难得这家伙硬是一次都没怀疑过好好的桃树无端掉什么花,一次都没想过要抬头向上看看。

 

诸葛亮是个没追求的神仙,可这并不代表着他没好奇心。

 

得嘞。他心说。你看不见我我就下去吧,也算给你这十几天的转悠加点乐子。

 

在少年又一次来到桃树下时,武陵仙君头一回在凡人面前落地了。

 

他以为少年总得给他点反应,比如惊讶啊害怕啊高兴啊之类的。可这小子只是平平淡淡地上下打量了仙君一会,该露膀子还是露着,该散着的头发也依旧散着。

 

诸葛亮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凡人啊,你干嘛不兴奋?

 

——太小气了些。

 

正在他纠结来纠结去到底用什么开口时,少年突然插了话。

 

“仙君啊,您在上面看了那么久,终于舍得下来了。”

 

诸葛亮返身就想爬回去,就当自己从来没起过落地的念头。

 

 

 

可仙君到底还是要面子没爬回去,少年也没再笑嘻嘻的为难他。俩大男人一人抱一坛子桃花酿,并排坐在桃树下聊聊天。

 

他告诉诸葛亮自己叫李白,一个到处游玩的浪子剑客,顺便也写写诗。

 

诸葛亮能拿什么对回去呢?小仙是个没甚功力的逍遥神仙,每天就看看你们凡人,偶尔酿酿酒?

 

“没甚法力我看出来了,”李白毫不客气地接上话,“我见过山上的土地老儿,好多个,他们还会钻地。”

 

诸葛亮想说他也能钻地,后来一寻思他其实真不会钻。他最多也就上个树。

 

李白看他表情一阵僵硬,还同情地伸了把手勾上他肩膀,用力拍了拍。

 

“没事,你看你好歹酒酿得不错。”

 

说完自顾自地大笑起来,笑得诸葛亮一头雾水。仙君是个聪明人,却不知道怎么跟傻子聊天。

 

“没事,我就是——”李白收敛了些却仍是笑,“觉得仙君您好看这点倒是真的。”

 

桃林里的那位武陵仙君,姿色非凡又法力高强。

 

“……小仙听不出你究竟想夸我还是损我。”

 

诸葛亮偏头闷了口酒不再去看李白,酒气熏得仙君头晕脸热,果然还是人老比不得少年人精神足了。


评论
热度(1)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