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七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来源于温海的TAG……虽然说好的写玻璃渣但是觉得并不怎么虐【?!】

————————————分隔线————————————

第一次见到我的房东亚瑟·柯克兰先生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他与我所认识的其他英国人有什么区别。绅士风度,不透露一点喜怒的表情,还有微笑时嘴角上扬的弧度,一切都像是公式化一般,让人无趣。

“贺瑞斯是吗……欢迎你。”房东先生看到入住合同上我的名字,和我客套了几句,“中国人却用英文名字,挺罕见的。”

还不是为了让你们不会再愚蠢的发错音。“是,这样方便同学互相称呼。”我不动声色的这样回应他。柯克兰先生仍然在阅读那份我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合同,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想要背下来。

“这样吗,我还以为你是为了防止别人叫错音。”真是太奇怪了,那个男人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就像是看透了我在想些什么似的,毫不留情的点破了我的真实原因。

正当我还在组织语言,想该怎么巧妙绕过这个话题的时候,柯克兰先生终于把手里那份合同放下了。他像个标准的英国贵族一般,靠在椅子后的靠垫上。

“你也不用太紧张了。我像你这样上大学的时候,也和中国人合租过。”他像是在回忆些什么,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温情,“和那家伙第一天见面,我们就互相因为对方不标准的发发音差点打一架——你别担心,虽然你说的也半斤八两,但我已经不会和你打一架了。”

“请原谅我的失礼,我实在是很好奇,您这样成功的先生也会有大学合租的经历吗?”我看着他那副突然轻松下来的表情,心中却忽然升起一股不安感,强烈的预感促使我请求他继续说下去。

“你想知道那个中国人的事情?可能会是个有点长的故事,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柯克兰先生看了一眼干净的桌面,“说故事的时候来点红茶应该会更合适。”

“我大学的时候对东方非常感兴趣,那里的人,那里的土地,那里的文化,所有的东西都让我兴奋。”他看着杯中的暗色液体,缓缓的开口。“那时候正好在选修汉语,就想着能不能找个中国的留学生给我练练口语什么的,抱着这样的想法在留学生中心发布了合租申请。”

“后来自己也没想到那么巧,真的就碰上了一个急着住房的中国人。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好也不是问我是不是合租同伴,而是一句‘你眉毛怎么这么粗’。虽然他那么无理,但我也依然不感觉愤怒,只是有点气恼的回击了他的长发——想不到吧,一个男人居然留着过肩长的头发,不过说真的这么多年,留着长发却依然帅气的人,我只认识他一个。”

“虽然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并不是特别友好,但之后我们却成为了……朋友,关系很好的朋友。自从他住进来之后,每天的晚饭和早饭都是他承包了,原因很大一部分是他不许我进厨房。不得不承认他在厨艺方面是个天才,不管是哪种风味的美食,他都能信手捏来。要形容的话,我大学期间没再去过除了学校指定食堂之外的任何一家餐馆。”

“他性格和你完全不同,那人是个天生的发光体,温暖却又不刺眼。因为这样,他身边总是会聚集一大堆不同的人。他对每个人都是温柔开朗又不失礼貌,和与我初相处的时候实在差别太大。我原本因此而失落,后来却为这细小的不同骄傲起来,毕竟他对待我和别人是不同的。”

“和他相处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觉得他好。即使再清楚不过他的小缺点们,但我仍然觉得他优秀得媲美整个世界。”

我听着听着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小心的试探道:“难道说您……您……”该死,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单词能表达意思却不那么直白。柯克兰先生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端茶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恢复了常态。“原来有这么明显……怪不得他会离开。”

“什么?”

“没什么,继续吧。”柯克兰先生喝了一口茶,香醇的红茶香气依然包围着房间。

“没错,我喜欢上了他。他笑起来的样子,夜一般的黑发披在肩头的性感,还有呼唤我名字时候的温柔,如同我迷上了东方,我同样迷上了他。虽然这在英国接受程度比较高,但是面对谨慎又矜持的东方人,我实在不知道怎样开口才比较委婉。在意识到了这件事情之后,我有尝试过暗示他我的心意,可是令人遗憾,他可能压根就没想到过这回事。”

“我们依然一起吃饭,一起享用下午茶,一起约着去参加同龄人举行的派对,甚至偶尔累极了的时候睡在一张床上。他的身影就在离我最近的地方,我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拉住他。可是我顾虑太多,勇气全都留给了解答数学难题,毅力全都喂给了外语书。”

“事情都结束在那天晚上。我表弟,同样也是学校同学的阿尔弗雷德那家伙,召集了一大群人,深夜去酒吧喝酒。我的室友听说我硬是被架过去了,也跟着陪我一起去了。我酒量并不好,大部分人来找我喝他都帮我接了,来来回回喝了不知道多少杯,到最后喝到自己都开始找我喝了。我看到酒吧里的小伙子们差不多都倒下了,就赶紧带他回家。”

“我那时候刚刚拿到驾照,又是深夜,不敢分心去照顾他。幸好他的酒品并不像阿尔那个笨蛋那样差劲,只是安安静静的靠在副驾驶上睡觉,似乎不会给人带来一点麻烦。好不容易把车开回了家门口,他在我解安全带的时候突然醒来了,仰着头一声声喊我的名字。我的上帝,原谅我,我一下子鬼迷心窍吻了他,他在反应过来之后也热情的回吻我。只是接触到他口中残留的酒液,我就好像已经醉了。我把他从车里抱出来,似乎连车门都没锁就往房间里走了。真是刺激,他倒在床上神智不明的缠着我向我索吻,我当然一一满足了他。一切所谓冷静和自律都见了鬼,我一边亲吻他一边向他诉说我有多渴求他,不知道是胡言乱语还是酒后真言,他同样红着脸告诉我他爱我。之后我抱了他,我本以为从此之后,这个人的一切都将属于我,在没有人能从我身边将他夺走。”

“可是让我震惊的是,在这第二天,这个东方人就毫不留情的从我生活中迁出,恶狠狠的亲自撕开了我和他的联系。我在阿尔那得知那个派对其实是他要离开的送别会,以自己的名义召开只是为了瞒着我而已,只是为了……瞒着我。”

“阿尔告诉我,他走之前拜托自己给我留了句话,说的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阿尔别扭的念出这句话的时候,还疑惑的看着我,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本来想告诉他我的理解,却发现念出每一个汉字的时候,脑海中满满的都是他和我说过的话,解释过的句子,打趣过的故事。我忍不住哭出来了,虽然很丢脸而且吓到了阿尔。我的表弟并不知道我和他那天晚上做了什么,他以为我们是室友多年友谊太深,一时间难以忘怀而已。只有我知道,我……”

柯克兰先生的茶喝完了,他没有补完他最后那句没说完的话,而是默不作声的收拾好了桌上的东西,离开了房间。

我终于明白了一开始我那种强烈的好奇来源于何。

东方人,留学生,留着长发的男人,温和的性格。

我拿出钱包夹层中那张被小心保护着的照片,上面是我,还有我的哥哥,王耀。

东方人,留学生,留着长发的男人,温和的性格。完全比对上的特征。

哥哥十多年前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刚刚回来就嚷嚷着要永远留在英国工作。在国内仅仅修整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急着买了去英国的机票。

哥哥临走前和我说:“嘉龙啊,外国佬读不清你名字的,你要是去了外国,还不如干脆用个英文名字。”

我说,那耀哥觉得我叫什么好呢?

“唔,贺瑞斯吧,我之前在XX杂志上好像看见过。”

“……真随意啊,我不要。”

“小港你这孩子……不说了哈,我走了!”

他没能永远留在英国工作,永远留在了离机场不到500米的十字路口。两辆车,一条生命,两岸的距离瞬间拉长成天国和人间。

“我和你说这些……自己都觉得有点烦了,你居然也能认真的听下来。”亚瑟·柯克兰先生叹了口气,坐回沙发上,“故事结束了,他再也没回来过,可能是真的相忘于江湖了吧。”

“可是你还没忘。”我提醒他。

“当然,我不是中国人,我不想理解这句话。”他咳了几声,迅速转换了个话题,“晚上去吃点什么吗,我请客,就当为你接风了。”

……

故事到这里就真的结束了。我没问过柯克兰先生关于这件事的更多哪怕一个字,他也再没提起过。

的确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好。

 


评论(3)
热度(24)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