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原创】circle-1

也许一年之前,亚瑟根本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扛着一堆比一堆厚的各种文件夹穿梭在各个办公室里,根本不会想到满头大汗还得唯唯诺诺听着老板训话,根本不会想到80平方米的房子也叫豪华大房。一年,仅仅一年的时间,他成功从一个只会翘着腿使唤手下人的霸道总裁转变成了一个每天朝五晚九累死累活的可怜上班族。他甚至没有时间去认真选择明天究竟戴哪一条领带去上班,如果之前那个红酒混蛋在的话,一定会指着自己笑得滚到地上去——前提是他能找到自己。
让亚瑟发生这个翻天转变的,不是因为他自己本身能力出了什么问题。因为事实上前二十多年的人生压根就没什么地方需要用到实力,家里掌控的大大小小的家族企业足够让他打游戏通关一样反复试炼场、刷小怪、打boss,亚瑟甚至这样没志气的想过,以后要是真的不想工作了,就过过那种吃利息的颓废日子。没办法,作为四子他所要承担的责任显然小于他的任何一个兄弟,甚至连政治联姻这种事情都大概会轮不到他……
等等。
问题就出在这。
原本有个漂亮妹妹的亚瑟完全不用考虑联姻这种事会降在他头上,前提是这个妹妹得有着高度的觉悟和愿意牺牲的精神。事实给所有人打了脸。柯克兰家的独女,罗莎小姐,摆出了让所有人都受到蒙骗的无所谓表情,最终却在婚礼的前三天给公司递了辞职信,早就谋划好了一般的人间蒸发了。听起来像个可笑的故事,亚瑟只是象征性的参加了一下寻找的任务,便又坐回家里悠闲的喝茶去了。如果他知道父母会情急之下想到那么个馊主意的话,他一定会像自己的妹妹一样花一整天的时间四处旋转跳跃取款,然后随便找个欧盟区小国躲几天。
"亚瑟柯克兰。"当听到父亲这样连名带姓的叫自己的时候,亚瑟已经感到了有些不对劲。他有些紧张的放下了描金的骨瓷茶杯,搬出了他早准备好的那一套偷懒的释词:"我还没找到罗莎,但是已经吩咐……"
"不,我们不是要说这个,"接下来是母亲。她依旧美丽的容貌因这几日的奔波憔悴了不少,却依旧尽量的放温柔语气,"亚蒂,现在再急着找罗莎已经做不到了,那边希望按时进行婚礼,并表示男性女性都无所谓……"
听到那句无所谓的时候,亚瑟觉得自己脑子里像是塞进了整本大英字典,然后筛选出了一切他能找出的表示震惊的单词,连例句带解释的一起在胸腔中乱撞。另外还有些向来被划分入"粗鄙"的词语,此时也脱缰之马一般卡在喉头,最后竟是一个字也蹦不出。
能骂出口吗?不能啊!
能逃吗?必须的啊!
一脚踏进人生地不熟的天朝热土时,亚瑟差点鼻头一酸委屈的哭了出来。他总算懂了他那个任性的大小姐妹妹究竟是抱着如何的一种勇气逃离了那个固定的圈套。不过这勇气是建立在她做好了万全准备并顺走巨款的前提下,对于此时的亚瑟柯克兰来说,除了一块表和包里几张应急用的纸钞——暂时还不知道是欧元还是英镑,要是英镑他还得该死的去兑换本国的货币——他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家伙了。
坐在他旁边的似乎是个本土的大妈,看到这个金发小伙子一脸颓废的表情,忍不住母性大发,关怀的拉着他嘘寒问暖,接着查户口本一样把亚瑟从年龄到身高体重聊了个遍。大妈说了些什么亚瑟基本上没听懂,开玩笑,就他那个刚刚够及格的汉语选修课成绩,就算把刚才那段话放慢0.2倍都没用。心虽然在滴血,可是自己作的死哭着都要作完。亚瑟努力回想着多少年前教材上教的那些单调生硬的句子,连说带笔画的向还在喋喋不休的大妈询问了哪里有最近的酒店。
在不断重复了那个羞耻的对话方式无数遍后,大妈总算听懂了。她一脸和蔼的,又蹦出了一串方言。
哦。
再见。
那天的亚瑟差点就找机场服务台要电话打回家了,拨号那瞬间不知道哪来的骨气发作,愣是让他放下了听筒,只留给了所有人一个冷漠凄清又惆怅的背影。
"你又在这瞎想些什么呢,"王耀,他的现任室友,拎过来两包速溶咖啡,顺便开始嘲笑起亚瑟现在放空的表情,"又在想你那个‘逃婚’的故事?我不和你说了吗……你喝了酒之后的话别相信。"
亚瑟偏过头去看了一眼王耀,眼神里刻满了认真。他抿了抿嘴唇,像在经历些什么残酷激烈的思想斗争。
"今天你冲咖啡,我要安慰一下自己汤姆苏的幼小心灵。"
"哟呵,别的没学会中文网络词汇倒是用的挺溜。"
嘛,一年前没回去真是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
要是能手头再宽裕点就好了,要求真不高。

评论(3)
热度(25)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