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原创】circle-2

正在厨房里哼着小调准备午餐的那位青年便是王耀,已经与亚瑟相处了一年的室友。两人暂且居住的这个小公寓属于他们的老板,或者说整栋楼都是属于他们这样的打工仔的歇脚窝。无可反驳,老板当年提出的包吃包住吸引了一大批毕业后急着找工作的年轻人们,其中就不乏像王耀这样的应届毕业生,还有亚瑟这样的插队者。这样的比喻似乎有些不恰当,但对于这位求贤若渴的老板来说,即使知道亚瑟手里攒着的那块身份证根本就假透了,他还是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了那个人外国人的水。当然,介于这个 亚瑟自然也干不了什么很高大上的工作,照样跟着那堆懵懵懂懂的新手们拿着最保底的工资,干着最累最苦的活。亚瑟对这个并没有什么怨言,他本就不是什么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的人。换句话说,前几十年的那种喝喝茶聊聊天的日子他过得下去,现在这样朝九晚五甚至加班加点的日子也未尝不可。何况,自己身边还有个偶尔会可爱的吐槽着的东方人,照样对生活充满着感激和希望,每天笑着从隔壁的房间探个头出来打招呼,夜里两人傻兮兮的对敲中间仅隔的那层墙,吵的双方都睡不稳一个早觉。没心没肺的日子还可以过很久,对于那些蹦蹦跳跳的孩子来说是这样的,可是对于两个早已成年的人来说,平淡下永远隐藏着汹涌暗流。
即使很不想承认,亚瑟最终还是自己扒出了事实。
身为一个正统的英格兰人,他完美理解了先辈们的那一套对于感情的理论——不要怂,就是上,管他性别国籍呢。
至于是哪位先辈说过的?沃·茲基硕徳。
亚瑟深呼吸了一口气,房间里的暖气才刚刚被关掉,干热的空气中还稀少有水分。这让他不禁舔了舔上唇,正在撞击胸腔的心脏暴露了他此时紧张的心情。亚瑟轻轻推开了王耀房间的门,在一片昏暗中王耀的工作台总是很显眼,一张大的自带书架的折叠桌,上面摆放了各式各样的文件纸和工具,那个本该放书的地方永远被零食包装袋或方便面盒霸占了位置,即使亚瑟知道王耀究竟有多讨厌吃那些速食的东西,但有时候迫于压力他也不得不接受——红烧牛肉面,今天是这个口味的,倒有些稀奇,王耀一般会吃老坛酸菜,因为他喜欢汪*。亚瑟这样想着,注意力分散到那个黑发青年身边的每一处小细节上,兜兜转转最后又集中在王耀忙碌的背影上。亚瑟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我饿了"这样的搭讪理由又扯又尴尬,简单的咳嗽两声王耀则压根不会理他,权当亚瑟只是路过嘲笑下依然在苦逼赶工的自己。一年了,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出奇的已经完善,凌驾于同事、好友甚至某些凑合着过的新婚夫妇——这都是些什么鬼形容,要让亚瑟仔细多想一会的话,他肯定能找到更加贴切的词,比如灵魂伴侣。
可是时间不等人,真的,前几日亚瑟从小打闹到大的兄弟弗朗西斯已经率先找到了他。这个法‖国人在关键时刻还是非常重情义的,他答应了亚瑟最多再拖延三个月的要求,同时也给这个逃亡的小少爷下了最后通牒:"你妹妹早都被抓回来了,真有种你小子,居然逃到了中‖国。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那地方干出了什么名堂居然能让你拒绝回家,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一句,令尊已经派人往你那边找人了,被逮回来只是时间问题。"
亚瑟那时候居然还挺有闲情逸致的问了句:"罗莎回来了?果然享受就没个好下场。婚结了没?"
"没呢,就你溜走的第二天,那家的新郎也溜了。你肯定想不到!一年了,就那么大片国土,他们也像你家一样满世界找人似的,真有缘分。"
亚瑟并不打算把弗朗西斯的话太放在心上,人若是处处都考虑周全的话日子便就没有刺激可言了。所以他才敢来找王耀把话说清楚。这种事情他曾经也干过不少次,优秀的柯克兰家小少爷身边向来都不会缺人。不过这回不同,以前的他能凭借的是"柯克兰",现在的他只能拿年轻和冲动来说服自己,并由衷的期望这个理由同样能感动到王耀。
"你还想在那里傻站多久?"王耀并没有回头,却这样戏谑的开口了。他说的是中文,为了培训中文技能少的可怜的亚瑟,王耀尽量在生活中将简单句全部换成了中文。亚瑟果然还是咳了两声,带着他花尽心思准备的红茶包进来了。
王耀指了指书桌旁边的一个沙发,上面只放了两本书,算是屋子里最还原其原有价值和功能的地方了。亚瑟耸耸肩表示没关系,环视一圈后干脆坐到王耀的床上去了。
"真够懒,"王耀无奈的笑着,戳上面前的一叠纸说,"我还有一点就完成了,你长话短说吧。"
亚瑟摇头,要说的事情太重要了,他宁肯等这几十分钟也不愿意草草解释。
黑发的东方人咦了一声,笔尖又重新发出了沙沙的摩擦声,似乎从未停歇过。房间中满是静谧的气息,书写声和呼吸声交杂,渐渐的又漫上了红茶的醇香。
王耀终于写完了最后一句话,极为小心的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可惜的是在王耀工作的这段时间,亚瑟先生一直都在盯着他发呆,。以至于王耀望向他的时候,他竟然手足无措的差些打翻了手里的杯子,拼凑出来的词语组不成一个句子。
"耀……我,想要……嗯,耀,你……"
亚瑟似乎越说越乱,而王耀还是安静的撑着头等他说完。听到亚瑟支支吾吾了半分钟,愣是没表达出个完整意思之后,王耀总算叹气朝亚瑟摆了摆手示意停下。
"你先歇会,让我先说吧。"话虽然说出口了,接下来的依旧是一阵长长的沉默。亚瑟索性也乖乖闭上了嘴听王耀说,这倒让王耀更紧张了。他拿手背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又是重重的一呼气。
"亚瑟,交往吗。"
说出口了之后王耀显然轻松很多,他继续撑着头,看着亚瑟懵逼的表情心中窃喜。
亚瑟也只是愣了几秒,随后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这回真的打翻了红茶,不过管他的——他撑着王耀身后的书桌,掰过王耀因惊慌而不自觉撇开的头,颇为霸道的贴上了对方的嘴唇。
王耀应该是刚偷吃了一颗柠檬糖或苹果糖之类的零食,忙里偷闲谁都会干,没什么值得嘲笑的。亚瑟细细的吮區吻着王耀的舌尖,而后又滑入对方口腔中,将整个内壁都侵略了个遍,互相汲取甘露的声音在狭小的房间中被扩大了数倍,忽视了时间的长吻让两人的呼吸变得更为粗重,喷洒在彼此的脸颊上更为胶合。
还不够 还不够。
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的时候,亚瑟已经拽下了王耀的衬衫。那双琥珀般的眸子中此刻倒映的全是他一个人的身影,这让亚瑟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了王耀,剧烈的心脏跳动就在这样的贴近中传达过去。耳畔隐约是王耀的笑声,还有模糊到几乎不能辨认的"亚瑟,我爱你。"
真爱出现永远都不会顾及地点或时间或情况,亚瑟现在能做的只是更加迅速的褪去两人身上碍事的衣物,一边在情动的缝隙中走马观花的回顾着自己与刚刚确认的恋人之间的种种过往。几分钟前还才扭捏着表了白,现在就已经能这样的坦诚相待,上帝,我真是不能再爱他了——除了耀还有谁值得自己如此疯狂呢?
不需要多余的理智,不需要刻意的控制。放區纵,尖叫,迷區乱,呻區吟,这样的耀永远现在只属于他,今后更长的时间里也都只能属于他了。在深深的挺入和密集亲區吻中,亚瑟认真的重复了那句话。
"耀,我也爱你。"
"我爱你,永远。"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松手了,耀,不用你的承诺,你是我的原则。"

评论(2)
热度(22)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