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番外】没头没尾的一个单身狗本田自言自语

表白倒计时的番外,虽然正文一直是贴吧only,但是情人节忍不住放这个来治愈一下……

不放预警就虐狗的情侣都要丢去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在下不是特别喜欢柯克兰同学,即使他的行为足够绅士且优秀得无可挑剔。

柯克兰大概是校园里最出名的人物之一了。他吸引着几乎全校姑娘的目光,而且肩负着吸引外校姑娘的重大责任。优秀也许是一个男生会被他周围同龄男生嫉妒的重要原因,但我认为我对他的态度来源并不是我的嫉妒。要知道,在下身边就有一个光芒万丈又从不知收敛的美国男孩,比起柯克兰那样完美的人形教科书,他身上的缺点可暴露得更明显。比如一边吃东西一边大声的笑或讲话,比如从来都是一阵风似的走出房间并坚持用很大的力气把门摔上。世界就这么奇怪,在一样的地方,两种完全不同的人却同样可以成为焦点所在。人们一方面喜欢追求完美,一方面又喜欢活色生香,听上去矛盾却一点都不冲突,你看吧,把这两种情况分开来,事情就好解决得多。在下并不嫉妒阿尔——那个美国大男孩,利卫旦的力量尚未强大到把我控制的程度——因此我也并不嫉妒柯克兰。

我从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会认识到这位校园明星,一如金字塔底部的人难以踏上尖顶,我们之间差距大概不止是几层楼教室那么简单。最初几次眼熟他的名字事实上也是在教师办公室查看成绩表的时候。我并没有刻意去找他的名字,可最开始我总得多看那行英文几眼。第一回是开表时下意识扫到的前几行,第二回是认真找我哥哥名字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再次看到。优秀,甚至是优异,他总是遥遥领先于其他人,紧跟在其后的一般只会有我哥哥。

我哥哥姓王,是中国人。我们虽然是表亲,可在来留学之前却互不知道对方也有同样的出国计划。他是个帅气的人,有一副足够让女孩子们尖叫脸红的面孔,从小我就这么觉得。以至于我们吵架将要动手的时候,看到那张脸我都会不自觉的一滞。请允许我小小的自傲一下吧,人很难对自己的东西下狠手,所以我一直安慰自己不敢动手的原因是我们长着一张脸。哥哥安静得很,文雅却绝不是文弱。拿我手中所有女神手办作证,每次吵起来我也许能偶尔占个便宜,真打起来的话我会第一个祈祷医院急诊还开着门。这不叫自黑,这叫自知之明好吗小姐们。幸好耀还是有个好脾气的,而他的武力值也不至于高到逆天,所以我总能在父辈们的帮助下挣扎着从他拳头下逃出来。本来想着柯克兰总有天也会尝试到,现在看他们两这虐狗劲,哥哥又那么让他,估计以后家暴都不会有了。被区别对待的在下真是伤心,需要打一盘游戏安慰。

扯得有点远,那么现在还是言归正传。优秀的人总会被同样优秀的人吸引,不管在哪里都是必然的。我没办法去怀疑学校的安排究竟属于刻意还是无意,哥哥和柯克兰这样两个不属于一个世界的人,居然会被凑在一个寝室里。留学生和本地生同寝本就不多见,优等生和优等生的组合就更加稀少了——我觉得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学校冠冕堂皇的校规下隐藏着不少暗流,尤其看到校长先生的粗眉和秃顶之后我确信了。柯克兰看上去像是从小缺少朋友的小孩子,即使他身边从来不缺人。耀这样温顺又谨慎的东方人很对他胃口,换句话说他们虽然不活在一个世界,却天生是一类人。虽然明里暗里对哥哥翻白眼的人绝对不少,不过大多时候都碍于柯克兰的面子不敢直说。在下能感觉到的目光耀一定也不会真傻,可他只是微笑着继续只注视柯克兰一个人——我对此担忧,哥哥这样完全不社交的做法,要像我一样独来独往也倒还算了。但他身边始终还是捆绑了一颗太阳,耀眼的光芒会让平庸之人感到烦躁,于是会像夏日里的蝉一般聒噪个没完。柯克兰也是逮到哥哥就死拽着不肯松手,嘲笑几句居然还会抛弃他那标志的绅士风度,炸毛炸到让人无语。

别人也许会就这样放弃管他们两个怪人,但我不能看着哥哥继续与大众脱节。做了许多事情也努力了许多,包括把室友介绍给他之类的。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个同样是太阳的hero男孩,论热心一定不会有比他更乐意交朋友的人了,可柯克兰的反应未免大到让所有人吓了一跳。

那天我的室友看完电影回来,平日那根竖上天的呆毛也软软的塌下来了。他沉着头瘪嘴,从牙缝里模糊的挤出几句话,同样模糊得让我听不懂。

“我表哥,那就是个混蛋,伪君子,胆小鬼,喜欢欺负别人的虐待狂。”他一下说了一长串不太好的单词,我能听懂,但不敢接句话。“他这是在害耀,他想把这个男孩变成完全的他的从属物,疯子,亚瑟他有一天会后悔的!”

我不觉得柯克兰会后悔。他从来只做能完成目标的事情,在此前提下再优先选择能顾全大局的方法。这回柯克兰失算了,我哥哥总算被他这激动的占有宣告吓退了几步,可能要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如何摆放他的室友和其他同学之间的位置差了。不得不说柯克兰的运气好到让人磨牙,耀还没来得及考虑清楚这回事,就先有件更紧迫的事情逼上了脑门。而这件事——他被校园混混盯上并在排挤下被欺凌,我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如果能早一点知道,在下会直接把行李搬到哥哥的宿舍去,顺带把柯克兰的东西顺着楼梯踢下下水道。上面这些全是如果。如果!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柯克兰就以一种耍帅般的姿态“拯救”了耀,还顺便把事儿给办了?

“聪明绝顶,这家伙以后肯定30岁秃头。”我的室友在第一时间这么评价他的表兄,口里吧唧吧唧的还令人心烦的嚼着薯片。

后来实在是因为太烦了,我甚至抛下了我的游戏机老婆,反手伸到铝封袋里也抓了一把薯片。又甜又咸的东西在嘴里爆炸,骨骼传声放大着好几倍的刚才那种吧唧声,让我哀嚎自己是不是气疯了都开始自虐了。

“节哀,有时候不是特别懂你们兄控。”阿尔闭上一直眼,忧郁的顺着黑麻麻的洞查看袋中还剩多少食粮,顺便还伸手拿了另外一包奥尔良烧烤风味的玉米圈,可我不想尝试了,虽然闻着有氯化钠的香气。

再一次见到柯克兰大概是考完试的下午。在下正想招呼耀到宿舍里去小聚一下。即使是阿尔,找到全校东方的留学生开个趴体也不算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不想让耀君错过这个好机会,交点新朋友,能小小的脱离柯克兰一会。

哥哥迟疑了一下,有些犹豫的开口:“可是亚瑟……没有我做饭带菜他真会饿自己一宿的。”

“在下有慎重考虑柯克兰同学的晚饭问题,因为琼斯桑说柯克兰同学有自己给自己弄点东西吃的能力。”

这时候柯克兰正好也从考场里走出来了,刚才估计是在帮老师收答题卡或草稿纸之类的。他看到我,步子明显迈得快了些,并顺势把哥哥往自己那边楼了一把。我几乎强忍着不就地对他显露敌意,虽然他的眼底里早就满是掩盖不住的go away。

“别这样,这里有小菊在呢。”耀身上的伤还尚未痊愈,所以他没有大幅度动作的拒绝柯克兰,只是语言上压低了嗓子警告了一下。柯克兰全当没听到,反而得寸进尺的收紧了环在耀腰上的手,“不许去,耀,那个憨八嘎笨蛋组织的东西没什么好玩的。”

这倒是句实话,但完全不是重点啊。

“柯克兰同学……在下私以为,带哥哥去参加一下同学间的活动并无不妥。”他的动作有些僵硬了,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很好,我打算深呼吸调整一下姿态再开始陈述我和阿尔总结了一晚上想出来的几十条理由,接着耀君就会被轻而易举的带走,一切都那么顺利。

“耀……不要去,”柯克兰还在作无谓的挣扎。哥哥抚了抚他的脸颊安慰着:“我又不是去死啊,放心我不会跟着他们那些年轻人到处蹦跶的,冰箱里应该还有包咖喱,你煮点土豆……”

“我…我不会做饭。”

我忍不住要爆粗口了,柯克兰你太能了,亏在下之前还觉得你无懈可击,敢情你是留着等复活啊。不过在下相信耀君是不会因为这么个无理的理由……

“我就说你不会做饭吧,你平时还老和我逞能。”

“明明会做一点,司康饼啊派啊之类的,只不过这东西晚上吃不饱罢了!”

“你是猪吗晚上要吃那么多?那你说吃什么管饱?”

“吃你……啊不那个,煮面就好了,不要放什么葱也不要加老干妈。”

……

所以说,在下真的,特别特别讨厌亚瑟柯克兰。他的行为不仅绅士,而且遇上耀君就会变得不要脸,还会自己吃自己的脸。

呸。


评论(7)
热度(74)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