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APHP】inverse situation-1

蛇院英X狮院耀
私设如山ooc有,本来想改改结果懒
短篇已完结,放心上车

OK?


“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不是个格兰芬多。”

亚瑟盯着刚刚落到自己书本里的黑色发丝,面无表情的啪一下把它合上了。他抬起头,揉了揉因长时间低垂着而变得僵硬的脖颈,目光毫无目的的落到眼前的某处地方。

空荡荡的休息室看上去除了亚瑟之外没有其他人。话音刚落,沙发的另一侧便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声,掺杂着闷笑。亚瑟伸出手在空中摸索了几下,扯着一片扭曲的空气向下轻轻一拉,无奈的看着从隐身衣中钻出来的人。

"这有什么关系呢,谁让我有一颗生而格兰芬多的心。"黑发的东方人毫不客气的从亚瑟手中夺过茶杯,皱着眉灌了一大口。他半边肩膀还罩在隐身衣里,这样看来像是被什么锋利的刀子一下隔开了似的。他注意到亚瑟仍在用一种质疑的眼神打量着,于是他又抿了口茶,慢条斯理的把后半句话接上:"——可是我太喜欢斯莱特林的臭小子们了。"

亚瑟没回王耀的话,只顾着把头沉下去,认真的再次翻他的课本去了。王耀独自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转悠,似乎已经熟悉了这儿的一切摆设。意外的和谐。

"今天没什么想说的?"王耀开口打破了沉默,"我明明见你今天在走廊上挺生气的——如果又是装出来的,那我只好承认你演技更上一层了。"

"当然是装的……"亚瑟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他匆匆抬头望了眼正在喝茶的王耀,对方也把目光投过来,没表示异议。

装什么装啊,我差点就想撩袖子揍那小子一顿了。亚瑟咬了咬下唇,刺痛的感觉让他稍稍清醒了些。王耀你可以有啊,一天到晚拦着我找女朋友就勤快,没想到自己玩起来更勤快啊。老子黄金单身汉十六年了还姑娘的小手都没牵过,您老倒是被压墙上了还一副我见多了的冷漠表情,这公平吗?弗朗西斯那胡子都换了一日历的小情人了!

王耀当然听不到亚瑟心底歇斯底里的嚎叫,他全当亚瑟这时候的眼神空虚是在思考论文,顺手便拿过了他放在桌上的半成品。

还没等他看完一英寸左右的长度,肩部突然传来一阵压力,让他整个人往一边倒去。王耀慢慢把头转向对方,眼睛依然执拗的把最后几行看完了。他抬眼看着搭着自己肩的亚瑟,打了个哈欠——全身被掩埋在阴影里的感觉就像已经躺在宿舍床上了,可惜格兰芬多的塔楼还在很远的地方呢。

"是叫阿尔弗雷德是吧,"对方似乎斟酌了很久,很干脆的问了出来,就像谈论一天的天气一样,但接下来的话就不怎么直接了。"今天在走廊上,呃,靠着墙……抱你的那个格兰芬多。"

王耀有些惊奇的瞪大了眼,直直望向对方的绿瞳,就像要将他看穿到脑后一样。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从来没什么活力,大部分学生只是在这里稍作停留,接着便急匆匆的往自己宿舍的方向离开了。当然也不排除有时候聚集少部分低年级的学生,围成一圈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谈论些什么——总之不是些什么好事。亚瑟明明白白的记着一年级入学典礼结束后,本院的几个学长破天荒拉着一群新生在这个小地方开了会。

“什么是坏事?扣了分就叫坏事。……”某位高大的学长这么宣称着,院长经过时似乎也是习以为常的稍稍停顿了一下,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新生群内陷入短暂的沉默,大家似乎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但也只是一会后就骚动起来,真有些蛇窟的感觉。亚瑟没听完那位学长精彩的演讲,不顾其他学生疑惑的目光就这么从人堆中走出来了。他同舍好友之一,弗朗西斯似乎在他临走前还拽了他一把,张了张嘴连个气音都没吐出来。亚瑟抬头给他递了个眼神,便甩开黑袍离开了休息室。

他原先是想回宿舍的,叼着羽毛笔对付一整个学期的课本也比在一群毒蛇中扭尾巴强得多,可他在被弗朗拉住那几秒后就改变了主意。背后的新生们已经完全吵开,大声附和着学长们的话,笑声响的差点震动头顶悬挂的灯架。亚瑟也说不上来怎么回事——看吧,明明身后也有人在鼓掌大笑,可他总觉得门口的方向也传来了些声音——拜托,还熟悉得吓人。

果然,亚瑟前脚离门口的地毯还有区区几步路的时候,本来已经关严实的门突然无风自动,自己扭开门把手敞开了。亚瑟加紧脚步跟过去,走时顺便把门也顺带关上了,房间里的喧嚣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刚才的吵闹只是他的一阵幻想。

"不得不说,哥们儿。"好吧,亚瑟现在百分百确定至少刚才的响声不是幻想了,因为面前一片空气开始清晰的说话了,"我能理解为什么分院帽拖了五分钟还是把你扔进蛇院了,那群学生的臭脸的确和你有几分神似。"

亚瑟感觉自己的魔杖在黑袍里滋滋作响,显然是很想冲出来和什么人打一架。他扯起嘴角勉强开口:"王耀,我还有七年的时间用来整你而没人会感觉奇怪,所以你不必现在就宣战。"

他庆幸这鬼地方并不会有什么闲人过来散步,否则他们只能看到一个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疯子巫师了。被称作王耀的人故意重重叹了口气,好像担心亚瑟听不见似的,一边伸出手把隐身衣脱下来一边清晰的说着:"那有什么关系?我们从摇篮开始,已经掐了十一年了——即使我们挤在同一条裤腿里打架,也没人多说半句话,亲爱的阿瑟。"

说罢,他还抬头向亚瑟眨了眨眼睛,赤金的领带的确很衬那双琥珀般澄澈的双瞳,就像他的主人那样自信张扬。亚瑟下意识低头扫了眼自己的校服,沉闷的绿色简直要第二次撞痛他的视网膜。

"谁乐意和你在一条裤腿里打架似的,"他咬了咬下唇,语气虽然冷淡却难掩失落,"以后就不会有机会了。"

王耀安安静静的站在前面听他把话说完,半天没吭声。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差些把头绳弄散。亚瑟把头偏到一边的湖面上,他刚刚差点就把手伸过去帮那只小狮子梳理头发了,虽然在几个小时前他在一年级队伍里就帮这家伙弄过一次,但现在绝对不行了。

"你到底怎么了?"王耀看来不打算等亚瑟先开口了,烦躁的摇晃着面前少年的肩膀,"不过就是不在一个院而已,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是啊,不在一个院。亚瑟在心中苦笑两声,他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是用什么语调再次开口的。"不在一个院——这意味着以后我们的唯一话题就是争论两个大沙漏里的宝石数量,唯一的见面地点就是教室。哦,还有个该死的图书馆。"

王耀再一次沉默,不过这回没多久他就想出怎么答复了。"行,那就争吧,不过谁稀罕在班上和你吵起来——我会闹得你七年内找不到喘气机会的,柯克兰。"

亚瑟木讷的看着王耀一甩他的黑发,毫不顾忌它已经散成一团的转背走了。他今天已经是第二遍被王耀主动抛下,难过的感情像毛虫一样攀附在心脏上,细细的咬出一圈伤痕。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两个还挤在火车的小包厢里,面对面坐着互相奚落对方。旁边的女同学在数次要求安静无效后,嫌弃的捂紧耳朵试图把他们的喊声排除在听觉之外,而王耀只是一边继续喊着一边塞给亚瑟一张纸条——"瞧她那副样子,活像个老婆子!"亚瑟毫不顾忌的大笑出声,然后压低嗓子回复朋友"但愿能逮着机会逗逗她,我迫不及待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一顶布丁压布丁的破帽子盖在了亚瑟头上。他很幸运的第一个上去,却没有一点慌张。

"这可真难选择,你的缺点和优点全和在了一个面团里。"帽子在他耳边纠结的停停顿顿,底下的同学们也等的不耐烦了。

"那就随便选一个吧——格兰芬多或是拉文克劳?我不在意。"亚瑟在心里默念着,他听说曾经不少人就是这样被分进了喜欢的学院。

"狂妄的态度——只有赫奇帕奇会收你了。"帽子仍在徘徊,它的磨毛的帽檐都纠得翻上天了。

亚瑟望向赫奇帕奇学院的长桌,黄色和黑色的一片看上去并不怎么吸引人,但那只活灵活现的黑獾倒是挺不错。他又朝学生队伍里看了一眼,王耀自觉的站在了最靠后的位置,在三五成群的新生堆里非常容易发现。他发现了亚瑟的目光,于是微笑着看了回去。

亚瑟满意的收回视线,合上眼睛等待分院帽的最后决定。

"嗯……决定了,"分院帽的声音总算清晰坚定了些,那道裂缝里喊出一个声音,"斯莱特林!"

台下有些哗然,不过亚瑟并不在意,他满意的抖了抖衣服,跑下去找王耀去了。身后有斯莱特林的学长喊他到队伍里来,于是他加紧了步伐。他的东方朋友咧开一个真心的笑容,用力的抱着他拍了拍背:"等着,马上这儿就又要多出一条小毒蛇了!"

王耀的名字字母排的靠后,他不着急的瞅着前面队伍里的人一个个减少,和亚瑟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话。等轮到他前面一个时,四个学院的学长们早欢呼得没力气了,只剩下一阵零散的掌声。

王耀在座位上坐稳,刚带上帽子,还没来得及向下寻找他的朋友,分院帽便迫不及待的尖叫出了结果——快得难以想象。

"——格兰芬多!"

"等,等等!"王耀愣得几乎没办法好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抓紧了帽子,"我,格兰芬多,我胆小得很,不要……"

帽子没有理会他的话,依旧我行我素的补充喊了一声:"格兰芬多!"副校长催促着王耀赶紧下去,因为下一个孩子已经在旁边站着了。他着急的更加用力了些,帽子除了不断的喊出格兰芬多之外似乎再不愿意说其他的话,他只能下去。

他直奔斯莱特林的队伍,那边似乎熙熙攘攘的要准备离开了,不再期待能加进来新血液。学长们嬉笑着看到这个狮院的小新生跑过来,一边招呼着亚瑟出来一边朝另一边的格兰芬多学生们吹着口哨。另外那边非常不满,瞪着王耀生气得像要把他瞪出洞来。

"你回去吧,"被推出来的亚瑟憋红了一张脸,他的语气仍然如往常那样冷冷的,"你那边有人在叫你。"

王耀显然还想再说几句,嘴张到一半却突然打止——旁边有即兴编歌的高年级学生,几个人聚着唱"斯莱特林的小狮子,叛徒小狮子"之类的歌。他抬手按了把亚瑟的肩,狠狠咬了口牙,话到口边一转:"我待会再过来。"

亚瑟一路上回去都在紧张这句话。他既希望王耀能赴约来找他,又希望不要出现。同院的新生都离他远远的打量他,亚瑟干脆装作没有看到他们不断张合的嘴,低着头想王耀的事。

好了,他还没来得及理清思路,王耀就准点来赴约了。只是他挑了个十分古怪的方法——躲在不知道从哪儿借来或顺来的隐身衣里钻入地下休息室。这衣服绝对不是王耀之前就有的,亚瑟只随意扫了一眼衣服就知道它不合王耀的体型——换句话说,他知晓王耀的一切,别说这么件有趣的隐身衣,就算是一只配不上对的袜子他也能说出来。

接下来王耀把亚瑟引到了外面,原本打算进行的友好谈话似乎还没开始便被掐断了。亚瑟看着他的朋友甩下几句狠话便扬长而去,接着他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明白王耀那句"闹得你七年喘不成气"的真正含义。

"柯克兰,你有认真看上面的魔药操作事项吗?除非你是个色盲才不会发现你的坩埚里全是绿色的浊液,而它本来应该是蓝色的。"

"真遗憾,柯克兰,你的飞来咒差点让教授飞到天花板上去了——不,不想打架,只想提醒你别像个挥棍子的猩猩罢了。"

……

整个年级都知道了格兰芬多有个小东方人和斯莱特林的一个粗眉毛关系不好,他们几乎每节共同上的课都得冷嘲热讽一番,连教授都看着心累。魔药课则是两个人战况最激烈的一科,负责这门课的本田教授一提到两个学生脸都白了——最优秀的两位小少爷,每次课的日常却是"几乎无懈可击的成品,柯克兰,斯莱特林加十分。但你对同学太不友好了,扣十分。""完美的过程和结果!这十分格兰芬多当之无愧。但是王先生,在下警告了第四次了不要再朝斯莱特林那边做鬼脸了!你失去了你的十分!"。

起初格兰芬多的同学们还很担心王耀会不会某天一拐角就被毒蛇们捆走教训一顿,不少人还提出要保护王耀来往教室之间。不过王耀总是大大咧咧的一笑,靠在门边挥挥手让他们先离开,留在教室里跟另外那个斯莱特林不知道又干了些什么。

"耀耀,"曾经有回隔壁床的阿尔弗雷德过来明着问过他,"你和柯——那蛇院的家伙到底什么关系?"

"噢,都想问教授问题却不想让对方领先的关系。"王耀坐在躺在床上翻书,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你放心,我们的胜负比暂时是2645:2645,而且他还被我害得迟到过几回第二堂课。"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们的耀耀一定不会输给那臭小子的!啊还有……"阿尔用力吸溜了一下可乐,打了个响亮的嗝后就忘记还有什么问题要问了。

王耀无奈的侧头扫了眼那个仍在大喝可乐的金发男孩,轻声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把一边揉成一团的校服拎起来披上。"我先走了——你论文写完了可以放床头,我回来有时间再帮你改改。"

"天哪耀耀你真是又厉害又善良!hero都觉得离了你以后什么都干不成了!"

"你五年前就这么说过,但愿我没毁了你的O.W.Ls考试。"王耀回头朝他笑了笑。

把宿舍里聒噪的最后一声掩盖在门内,王耀疾走几步从外袍里掏出卷成一团的隐身衣,趁着没人赶紧披上了。

"哦又是你这小子?要不是看在我还喜欢你,我准要告诉你们院的院长。"斯莱特林地下室门口肖像上的老头大声咳了两下,不知道是情愿还是不情愿的悬开了入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从空气中突然冒出来,向肖像眨了眨表示感谢,紧接着又消失了。

"你来晚了。"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只坐着一个人,在一片阴暗中特别显眼。"我以为你不打算来了。"

王耀不服气的把隐身衣脱下来塞在内袋里,"我说过,除非我躺在校医院的床上被校长亲自看守,否则我不会给你机会说我爽约的。"

亚瑟把书放到一边抬起头,意味不明的朝王耀勾起了嘴角,昏暗的顶灯当然不适合看书,于是他用了魔杖,主光源让他本来就棱角分明的脸更加深刻。王耀在心中暗暗埋怨几句,如果说几年前亚瑟只是个有点苗头的小绅士,现在已经完全成长为标准的英伦帅哥了。

见鬼。王耀扬头哀嚎一声,他几乎能听到自己身体内传来的声音——你输给他了,至少在吸引女孩的方面。亚瑟则更无辜的睁大了眼睛,"不过来吗?我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讨论下今天的小把戏们。"

"你的魔药还是非常糟糕,我原以为今天我能在别的课上和你换个理由搭话。"王耀从桌上端起一个骨瓷茶杯,上面的玫瑰图样让他有些感到可笑,"不过魔法史课上的表现还不错,至少你差不多答出来了页数。不过可惜,还是差了几行。"

"凭着梅林的修眉刀发誓,我再也不愿意牺牲睡眠时间,就为了猜中某句话在课本里的位置了。"亚瑟差些把口中的茶喷出来,所幸他只是咳了几声。

王耀似乎没听到他这句抱怨,反而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是啊是啊,全校宿敌突然变成了好朋友,这足够笑半个学年吧?"

"不行,当初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亚瑟一下子收了笑脸,紧张兮兮的瞅了他一眼,"说好了在外面吵吵闹闹,在里面该玩该乐照旧。就这两年了——拜托王少爷可千万别反悔。"

王耀突然沉默了半天,盯着手里的茶杯愣是一口没动。半晌他突然把杯子里的茶一口干了,像喝什么很苦的药一样。

"是啊,还有两年。"

评论(4)
热度(92)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