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APHP】inverse situation-2

第一篇补完的坑,激动一秒钟。
蛇院英×狮院耀,设定诡异清奇小心下口。

"是不是叫阿尔弗雷德?"

发现王耀没有反应,亚瑟又摇了摇他的肩膀,王耀像从睡眠中惊醒一般打了个激灵。

"是…没错,"王耀仍然盯着亚瑟,即使在暗处他很难看清对方的脸——魔杖刚刚被摔到地上去了,掉在地摊上连闷响也没有。"他是我室友,人挺聪明就是不爱认真学习……"

"他经常这样做吗?"话一开起头来就收拾不住了,亚瑟紧跟着逼问道。

王耀被他突然严肃起来的表情有些吓到,偏开脑袋尽力躲闪着直视他,支支吾吾的想岔开话题。"做什么啊,我们几年室友了当然……诶阿瑟,你那个长卷发的法国朋友不也动不动就扑过来吗?"

亚瑟看到王耀躲闪的神情,升上一股无名火。他无法控制的在脑海中重播白天的种种画面,王耀的大部分脸被挡在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少年后面,他的声音却像故意要亚瑟知道一样的清晰。相比之下,一向冷静的亚瑟竟然无法分辨出另外一个格兰芬多在说些什么,即使那家伙的嗓门够大,连走廊外的同学都隔着窗户往里面探头。

“不行,已经很多次了,这回绝对不行了。”

“你别乱碰——!喂阿尔肥!”

“好吧好吧但这里不行……回、回宿舍之后再考虑!”

他愤怒得几乎要从上到下燃烧起来,心脏搅动着想要从胸腔中炸裂出来——这可比钻心剜骨咒痛苦多了。他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朝王耀发火,接着弗朗西斯小心的点了点他的肩,亚瑟才恍然大悟般意识到找一个格兰芬多挑衅并不需要任何理由。

可他没有对王耀说半句话。在王耀惊愕的表情下,他一手抓起了阿尔弗雷德的衣领,魔杖头抵在咽喉处闪着红光。

他和阿尔弗雷德大吵了一架,本就在外面向内张望的学生这回干脆趴到了窗台上,兴致勃勃的看着毒蛇和狮子互咬。弗朗西斯跟着其他路过的斯莱特林们下意识的就加入了亚瑟的阵营,这倒是难得的团结,直到王耀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把阿尔强行拉走后才停歇。巨钟扯着嗓子提醒围观的人群赶紧去教室上课,亚瑟却盯着格兰芬多学生们离去的背影默不作声,直到阿尔的最后一个中指消失在走廊尽头。

他没有管弗朗西斯在后面生气的呼喊:“眉毛怪你给哥哥回来!吵完架就跑连课都不上了是吧!今天你不给我们院扣个十来分你不爽是吧!喂回来!喂!”

“阿瑟你压着我肋骨了,”王耀深深的叹了口气,伸手狠狠捏了把亚瑟的胳膊,不满的鼓起脸颊,“该死,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最先认识耀的人是我吧,每次学业评分的时候能和他并排的人也只有我吧,阿尔弗雷德到底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家伙,先来后到的顺序都不明白吗?

“阿瑟?阿瑟!”他隐约听到王耀似乎在喊他的名字,眼前模糊得无法分辨对方的表情,于是他俯下身更加凑近。亚瑟怀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出问题了——他闻到了一阵类似蘑菇奶油汤的香味,来源就是面前的少年。

王耀今天又偷跑进学校厨房了吗?为什么这回没有提前告诉我?难道是和姓琼斯的那小子一起去的?

"梅林啊……阿瑟你听得到我说话吗?"王耀简直要被压得吐血,太阳穴一圈一圈的向身体漫射着昏厥感。亚瑟虽然不算重,毕竟也不是一年级一只手就能拎起来的小姑娘了。他差点忘了亚瑟已经是个准成年的巫师了,上回这么仔细的观察他还觉得这小子是个挺不错的贵族绅士呢。

"王耀…"低沉的声线击破了王耀最后一点回忆的幻想,亚瑟不知什么时候把头埋到了王耀肩窝上,炽热的吐息隔着布料也让王耀一阵发麻。"离开格兰芬多吧,我受不了了——不,一年我也等不及了。"

"你是不是今天魔药课被同桌的晕头蒸汽影响到了?"王耀眉毛皱成一团,勉强从亚瑟全方面的禁锢中找出了个缝隙大口换着气。他不禁嘲笑起英/国人的可笑想法,"你都六年级了还没明白学院是换不了的吗,我以为你一年级就把《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看完……"

亚瑟突然把头抬起来,差点撞到了王耀的下颔。

"我受不了了,耀。"他紧紧的盯着王耀,原本翠色的瞳色在暗处渲染上一片墨绿,深不见底。"我想撤回之前的话,当什么狗屁宿敌——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王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回应。他还从没有认真的如此近距离接触过自己竹马的躯体,皮肤迅速升温的感觉并不怎么美妙,反倒让人尴尬不已。王耀甚至不敢相信身上这小子的腰上全是肌肉——他到底逮着什么机会去锻炼的?

"我是说,你先放开我——"这样的姿势下王耀没法好好和亚瑟交流,他担心上面那个中了邪的家伙一言不合就掐死自己。可亚瑟似乎铁了心的要这样掌握主动权,他只好泄了气躺倒在沙发上。

"你去年还急得跟只炸尾螺似的让我别暴露呢,阿瑟。"王耀有气无力的开口,"一开始我就没赞同你那好笑的游戏,怎么了柯克兰家的傲娇小少爷,你花了六年时间终于意识到我们没必要躲着同学们做朋友了?"

亚瑟这回没多少迟疑,"本该如此——我真后悔当年多此一举。"

他早就该想到王耀除了自己之外还会拥有一大票朋友,也许还来自各个学院。亚瑟当然是确信自己是王耀唯一的挚友,但在别人眼中就不一样了——谁会相信一见面就互相嫌恶的两个人私底下甚至能互相跑宿舍呢?

假如没有阿尔弗雷德这一下刺激,也许亚瑟依然反应不过来。即使他事后突然想到弗朗西斯也曾和自己说过:"格兰芬多的那个东方人可是个受欢迎的主啊,他怎么还没被迷情剂弄倒个几十回的?"

亚瑟深呼吸了一口气,低着头谨慎的问王耀:"我是说……假如可以的话,可不可以,嗯——平时,比如上课或者休息的时候——"

王耀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含笑盯着亚瑟,没有打断亚瑟本就坑坑洼洼的话。

"撤回那个约定吧,"亚瑟放弃了好好表达,看来是打算让王耀意思意思得了,"我想我们平时也可以像现在这样好好聊天不是吗——不吵架不动手的。"

"你指这个是好好聊天?"王耀噗嗤一声笑出来,稍微扬头无奈的看了眼两人的动作。被诡异昏暗的绿光和潮湿的空气包裹着,地上模糊一团的投影让人几乎错觉他们本就是一体。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亚瑟恶作剧般的咬了咬王耀纤细白净的脖颈,就像他们小时候打成一团时他常犯规做的那样——只不过这回王耀没尖叫着往他肚子上狠踹一脚。亚瑟感觉到身下的东方人胸腔鼓动了几下,似乎在闷笑,接着一只手在他头上不轻不重的揉了一把。

"Whatever."王耀假装嫌弃的梳理着亚瑟本就乱成一团的金发,"The bad guys are always sexy."

接着他便错愕的看着那只金毛浑身一抖,踉踉跄跄站起来连道别都省了的直接冲回宿舍了。

"弗朗胡子,如尼文里的结婚怎么拼。"

"……小亚瑟你是不是被拖到哪儿被自助规则了?"

"闭嘴,做你的麻瓜研究。"

评论(7)
热度(59)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