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APHP】troublemaker-2

鹰院2p英×獾院2p中
尴尬——谁能给我补习下小鹰们到底有多聪明?

奥利弗第一次认识王黯是在图书馆里。当时他们就坐在对面的桌子上各自读自己手中的读物,一点也没看到彼此。唯一的一点小插曲是王黯失手打翻了奥利弗摆在左上角的一杯南瓜汁,但仅仅是一句咒语的功夫这个东方人便熟练的解决了它。

“抱歉,先生。”他匆匆补上了一句道歉。

“你看样子经常施这个咒语,我指的是——清洁一新。”奥利弗看上去一点也不为他那杯南瓜汁惋惜,事实上,如果王黯没有打翻它,他都要忘了自己还在那里放了一杯饮料。

王黯没预料到这个鹰院的学生还会回应自己除了没关系之外的话,他从书页中重新抬起头,向奥利弗勉强一笑。“我们的一年级学生也许比拉文克劳的要活泼得多,这些烂摊子我常处理。”

“你很眼熟,先生”奥利弗看着王黯若有所思,“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对面的东方人显然有些不满了,他指了指自己的书,意思明确。奥利弗仍然趴在桌上盯着他,仿佛不得到回答就不会眨眼。

"我是赫奇帕奇的级长,柯克兰先生。假如您没失忆的话,前几天魔药课上我刚给贵院记了十分。"王黯撂完话便不再搭理面前奇怪的小鹰,专心对付起手头上厚厚的咒语书来。他看上去读的很吃力,奥利弗注意到他起码有五分钟停留在同一行字上了。

谁管它那见鬼的十分。奥利弗随口应了一声,一低头发现自己的心思也完全不能停留回纸上了。眼前的字母陌生地在他脑海中晃过,轻飘飘的留不下一点印象。他隔着袍子狠狠掐了把自己的手臂,才看清了书上的第一行话——一行非常简单的,描写妖精叛乱背景的导入语。

好,1266年开始反击——接着、接着——等等,1266年到底开始了什么?

奥利弗无奈的又把书页返回到最初的章节,口里念叨了近十遍"开始叛乱"才把笔记本重新摊开,晃着羽毛笔补上几句话。突然,他发出一声不小的呼喊,引得周围几个同院的学生侧目。王黯也皱着眉头抬眼瞪着他,他刚准备翻页。

"该死……恶龙的论文为什么要用到妖精的知识?"奥利弗下意识忽视了其他同学的眼神,专心谴责着自己。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都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就在上一秒钟,他还以为他是来图书馆喝南瓜汁的。

好吧,先不管那愚蠢的论文了。他潦草的把论文上新写的东西全部划掉,决定就从自己走神的地方继续往下想。来图书馆,喝南瓜汁,不错——那么南瓜汁呢?很显然刚才被人碰掉了,确信犯就好好的坐在面前,方才收回他不善的眼睛。

奥利弗愣愣的看着王黯,他的思路到确信犯这儿就中断了,脑子里奔过一群迁徙的独角兽也没能接上些什么奇特的想法。

那个黑色短发的东方人看起来的确没什么赫奇帕奇的气质,无论是他写起字母来潇洒的笔法还是那双透着冷漠意味的红瞳,都让人止不住的怀疑他是不是偷穿了獾院衣服的其他学生。奥利弗干脆把所有的书都推到一边,伏在桌上专心的观察起王黯。

这么长的时间王黯居然只翻了五页不到的书,旁边的羊皮纸上更是空荡荡的一字不见。王黯无意识的张嘴咬着手中那根羽毛,尾部的地方已经被弄得惨不忍睹了——说句老实话,奥利弗真想搭个话问问他到底在研究些什么东西,指不定他还能帮上点忙。虽然他差些忘了自己从没有友爱的给同学补习之类的习惯。

他真的太眼熟了。奥利弗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看法,因为王黯突然把他的书抛到一边去了。

"奥利弗·柯克兰先生。"他手中的羽毛笔不知什么时候替换成了魔杖,直直的戳在奥利弗的脖颈旁边,阴影擦过他的头发。

"收回你的眼睛,如果有下一次——"王黯恐吓的呲了呲牙齿,像只恼怒的猫科动物,"下一次我会把它挖出来寄到府上去。"

还没等管理员先生赶过来,东方人已经迅速的站起身,连形式上的道别都没有便离开了。奥利弗古怪的发出几声嬉笑,把桌上散落的书包括王黯的一起收拢,一股脑塞给赶来的管理员。

"不要在图书馆里跑步!"背后传来管理员先生愤怒的警告,可奥利弗完全没注意听,相反,他跑的更快了——撞倒了某位一年级小家伙的南瓜汁。

王黯在前面快步的走着,即使这样也还是被追上了。他烦躁的骂了句中文,扯开袍子准备再把魔杖抽出来和这不知好歹的同级生好好较量下。奥利弗连忙摆手做出投降的姿态,调整出尽量无辜的表情望着王黯——这招意外的有效果,王黯渐渐放松了紧蹙着的眉毛,眼神中的恶意也消退了不少。没办法,他本能的想起来了自己院里的孩子们做错事或被欺负了的时候都面容,这让他再恼火不起来,只能好气的望向奥利弗。

"我是拉文克劳的奥利弗,看来你认识我那就不必多介绍了——"看到王黯消了气,奥利弗才真正开口,"我想认识下獾院的级长先生?毕竟我们两个院在一起上课的时候也挺多的……"

"鄙人王黯。"

王黯打断了对方继续想套近乎的话,这让奥利弗有些意外的尴尬。他打量了一会这英/国人,嫌恶的再次皱起眉头,沉着嗓子又说了几句听不懂的中文。

"对不起黯,你在说什么?"奥利弗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更凑近了一些。王黯受到惊吓一般用力把他推开几米远,差点弄倒了他。

"粗眉毛的家伙没一个好东西。"他冷冷的瞟了眼勉强稳住身子的奥利弗,把衣服扣紧大跨步又转背走了。奥利弗仍想追上他,然而只是一个拐角后,他便再看不到那头突兀的黑发了。

这听上去像是弗朗索那人刮在嘴边的话——什么粗眉毛的家伙没一个好东西。奥利弗啧了声,恋恋不舍的收回了追逐的脚步。拉文克劳塔楼顶上不知道又飞来了些什么神奇动物,长长的啼鸣萦绕在空中,像在催促离家的小鹰们早点归巢。

奥利弗抬手看了眼手表,六芒星的光点正指着西北方,快到宵禁的时候了。他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这样忽长忽短,刚刚在图书馆里似乎只是打了个哈欠的功夫,现在回想起来却宁愿它过了一个世纪。

评论(3)
热度(27)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