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白膑】到此为止-2

还是没写到想写的剧情。

大概是下一章……吧。

———————————————————————————————

露娜侧身绕进河道一带的草丛中,弯腰将自己完全隐藏,只是发了个信号提醒孙膑自己来支援了。韩信与夏侯惇就在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打野,脑袋时不时转过去瞟几眼孙膑,似乎早料定了要拿下这个一血,就等攻城车一到了。

 

不得不说辅助的清兵速度的确让人心疼,打完最后一个法师小兵的孙膑这才有空闲抬手抹了把额上汗珠,接着惊讶的发现了自家露娜已经在对面准备伏击了。

 

“开始撤退?”他不敢有太大表情变动,以免让两名敌军产生怀疑,只是暗暗的回了个信号。

 

战士小姐明显不打算这么做。她摇摇头,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一个V形,接着将目光从孙膑身上撤开,专心的锁定了韩信的那杆长枪。

 

孙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上依然挂着着急的神色,绕着塔半步也不敢走出去似的。他紧张的望着已经开始清兵的夏侯惇,韩信则一晃眼不知道藏到了哪儿——很大几率他正在右边的草丛中蹲着,随时准备收了自己这个没什么战斗力的辅助人头。

 

露娜的弯刀不知不觉已移到身前,刻着月光印记的银白刀刃闪烁着嗜血光芒,下一秒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染上赤色。孙膑着实不敢有一丝放松,他与那位月光之女的合作次数寥寥无几,加上韩信前期的强势,他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在露娜被围攻的时候把她救回来。

 

还不等他多想几个战术,露娜的信号又发来了。

 

“发起进攻。”

 

她依然躲在草丛中,似乎刚才那个信号只是一个手滑罢了。但孙膑望了眼她眸子里越来越深的暗色,还是深呼吸一口气,离开了防御塔的攻击范围。

 

孙膑绕到离右侧较远的河道,从侧面进攻小兵。夏侯惇见他终于离开了塔,有些急躁的直接拉开绳索冲到他面前,几乎是脸贴脸的放了道蓝光,接着击飞。韩信也跟着几步跳出草丛,兴奋的把长枪一挑,勾着孙膑的上衣将他击飞了。看着这个小男孩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跑,夏侯惇不禁心情更好了些,大刀下落的力度也加重了。他有意无意的责怪韩信起来:“你这么早跳出来干什么,俺一个就能把他送回去泡温泉。”

 

韩信并不想搭理他,此时他更关注的是仍旧在努力逃跑的孙膑。“还想躲?”他冷笑一声,满意的看着孙膑血条已清空过半,“以为站在河道我就打不着你了吗,你——”

 

“发起进攻。”

 

河道的草丛中突然刮出一道残月,冰冷使痛觉加剧,更使人瞬间恐惧起来。露娜从草丛中突然闪出,她目标意外的明确,先就一个突进把企图跳走的韩信拉回身旁,毫不客气的在他身上划上了一道。一旁的夏侯惇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冲向露娜帮自己队的脆皮刺客抗伤。那柄弯刀就逼近在他胸口,刀刃上的血液正缓慢的渗进刀身。

 

他突然后悔起刚才把所有的技能都让孙膑吃了一遍,绝望的看着所有处于冷却状态的技能,夏侯惇只能硬着头皮跟露娜对砍。或者说,只是他单方面只能对砍,另外那位则是来回标记、跳开、让夏侯惇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叫月下无限连。

 

他求助的望了眼刚去塔下吃了个血包转回来的韩信,对方纠结的望他一眼,只过来意思意思的刮了露娜一下便又跳回去。他看到露娜等级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逃跑的决心,三级的露娜和四级的露娜已完全不是一个性质,鬼知道她是干了什么这么快的就发育起来了。韩信甚至在担心——自家野区是不是已经被扫荡过一遍了?

 

脑子这么一转过弯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明确多了。他朝夏侯惇同情的摇摇头,果断的发了个撤退信号就往回跑。开玩笑,这时候再想着抓孙膑,他们就要连送一血二血了。

 

然而这时,韩信突然感觉脚下一沉。不用低头也知道那个蓝色的时钟盘跟自己撞了个正着。露娜放过了还剩个一两片血的夏侯惇,反而转身又是一刀刮去,跳到塔下将韩信硬生生拉了回来,眩晕。

 

想越塔强杀?李白赶紧从草丛中爬起,白衣上的草汁还没拂去便几个位移奔向下路。他分明看到韩信状态还好得很,露娜这样性急的就冲过去,实在是让人抹一把冷汗。

 

比起露娜,站在一旁的孙膑倒显着与他身体年龄极不相符的冷静。他跟着露娜冲进塔里,把塔伤转移到自己身上,勉强支撑着。夏侯惇见韩信又被截,也顾不得太多,拉开长链就想从背后突袭露娜。就在三人身影几乎重合的那个瞬间,一个时空爆弹突然砸下,与露娜刚才释放的眩晕完美衔接了起来。夏侯惇刚冷却好的技能还没点开,露娜已经先手砍倒了这残血的坦克。

 

首血。

 

韩信一咬牙净化解除了眩晕,拼命向后跳。明明月光之女的气场让人冷到发颤,他的手心和后背依然出了不少冷汗。就在他跳开的那一刻,他看到露娜朝空地重重的砍了一刀——逃跑意外成功了。

 

露娜狠狠啐了口,顶着孙膑加上的护盾跑出了敌方防御塔的范围。苦涩的承受了半天伤害的小男孩踉踉跄跄扇动下翅膀,跟着她挪回了自家塔下,小心的绕开所有伤口擦了擦脸上的血。乍一看那张原本清秀的面孔增了不少野蛮的气息,即使那并不古怪,反而让他显得不那么弱气了。

 

“本来韩信那小子也是逃不掉的。”露娜很是气恼,嘀嘀咕咕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孙膑又恢复了之前那般温顺的样子,小声安慰:“赚了赚了,待会去拿个小龙庆祝下吧?”

 

她还想多说些什么,突然抬头顿了一下,表情更加复杂。孙膑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不远处的李白越塔刮了个大,轻松的把逃军人头收入囊中。

 

“李白……你怎么连双杀也抢。”这回露娜更加不高兴了,连跨几步便要和他讲理。

 

李白赶忙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笑嘻嘻的把剑收回背后。“姑娘,你想想你抢了李某多少野——拿了一血击杀和二血助攻,不亏的。”

 

他突然将话题一转,挑衅的朝孙膑看了一眼,“不过我倒觉得这辅助没甚大用处啊。恕我直言,刚才露娜就算没有你,也能来个两进两出。”

 

被点名的孙膑愕然抬头,还残留着血迹的嘴角抽动几下,却半句话也没回。李白看他这样木讷的反应也没多大继续对话的兴趣,猛拍了把露娜的肩膀,招呼声又消失在了野区。

 

“李白他,最近真是奇怪。”露娜察觉到孙膑一直挂着的笑容有些僵硬,绞尽脑汁挤出了句还算是照顾的话。比起安慰要哭的小男孩,她还是更乐意去越塔杀那个差点逃跑的韩信。“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就算是浪得出奇的队友他也只是大笑几声而已。”

 

“我明白的,”机械音辨别不出具体的积极或消极的情绪,孙膑弯腰检查起自己的机关翅膀,似乎要故意和露娜避开眼神交流。“剑仙哥哥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人家不是一逗就哭的女孩子——放心吧。”

 

这回他没等露娜再开口。孙膑安静的笼罩在圆柱形的光辉中,倒真是回自家水晶去泡温泉去了。

tbc


评论(4)
热度(76)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