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白膑】到此为止-3

这么个辣鸡的脑洞居然还有3。

我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洪荒之力了_(:з」∠)_。

————————————————————————————————

“说真的,你得改改对孙膑的态度了。”

 

量李白有多心不甘情不愿,后羿还是把他从酒楼里半拉半劝的弄了回去。他听到身后不断传来伴随酒气的笑声和嘲讽,不由得再次收紧了点抓着李白的手。刺客大人倒是不在意那些刻意的挑衅,懒洋洋的向后伸展了一下身子:“射日的,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想走,你就是射十只鸟都抓不到我。”

 

“露娜说的没错,是该管管你这破性子了。”后羿感到自己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的猛跳了几下,差点没克制住射他几箭。“正好这几天没什么事,你就和她多单挑几次杀杀酒瘾吧。”

 

一听到要断了自己的酒,李白不禁站直了些,下意识的伸手去探腰间的酒壶。后羿默默看着他这样护食一般的行为,在心底连叹三声气,接着说教。

 

“人家孙膑小小年纪的就到队里来了,等一下你别打岔我知道你也年轻!”再被这小子顶几回嘴,后羿怕是真是要射个鸟把他带上天了。“你没看孙膑救人打团,这孩子比你想的厉害的多。”

 

一个两个的都在夸那破辅助这点好那点好,一局下来也没看他有几个击杀。想到这,李白嗤了一声,刚端起酒壶的手被后羿果断的打下。他不满的扫了队长一眼,看到人家渐渐变得严肃的脸,莫名的感到了一些心虚。可青莲剑仙是何等狂傲的角色,即使是自己理亏,李白仍摆出一副无所谓你拿我怎样的表情,甚至语气更加刻薄。

 

“队长,给李某一个解释的机会,”他扣好酒壶正视后羿,“李某是个刺客,带线不多,自然和孙膑后辈碰面次数甚微。只是以我愚见,团战时若没有个能冲在前面吃会伤的坦克,之后的比赛,我们怕是会打得很辛苦。”

 

“孙膑他——是个可怜的孩子。”

 

李白烦躁的挥了挥手,仿佛有什么闹人的虫子在他耳边聒噪了。“这根本不是理由。生死之事,只怕你我见得更多,不必给一个小孩子太多同情。”

 

难得的沉默。后羿只是拽着他往队伍基地走,两人默契的一声都没吭。

 

王者峡谷里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个机关术天才少年的故事呢?被打开的遗迹,目睹好友被吞没,失去双腿,背叛和振作,不管是茶余饭后的闲谈还是正儿八经的演讲,这都是个好话题。初次听到酒友们提起孙膑的时候,李白还着实是心疼了下这个少年。可见面后,他似乎并没有从孙膑身上感受到分毫故事中那种坚强、天赋异禀。到底在生气些什么呢?讨厌那些不三不四的酒友瞎扯乱传这些故事,把好好的事情故意弄得那么魔怔,还是讨厌孙膑凭着他这不知道哪部分是真哪部分是假的传说,到处博同情?

 

“好,看来队长又一次把李白捉回来了。”貂蝉卧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笑着一边嗑她的瓜子,招手示意那边的露娜可以开始报告了。看到露娜手中不薄的一叠纸,李白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例行总结的日子。他抚了抚衣服上的褶皱,在貂蝉旁边毫不客气的摊坐下来,差点压到她的衣袖。

 

“又欺负妾身,平时您不都坐露娜那边的吗?”法师姑娘慌忙从沙发上正坐起来,粉脸微红。李白见她让位,更肆意的把身子摊平了些,“无事,她现在有个机关人小弟弟当尾巴,李某不敢打扰。”

 

“李白不准到处撩妹,”后羿咳嗽两声,“队里就两个姑娘,你倒是给别人留点机会。”

 

“冤枉,明明是三个姑娘,队长这不前几天才刚领回来个吗。”

 

“再贫嘴就把你扔去单挑主宰。”露娜头也没抬,目光在战绩上停留了许久,突然奇怪的抿嘴微笑了,“不,你再贫会儿吧,待会就贫不出来了。”

tbc


还是差一章到想写的内容,难过的。

评论(13)
热度(69)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