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only,现役jk,养娃的巫师【不】

【白膑】赠我江南春色-1

尝试新的记叙方式失败,换回正常的。
大概是写完了,懒到不想发系列。
he和be双结局,自助食用。

孙膑原以为来守自己的会是同门师兄之类的人,没想到墨子老师却请了位大外援。

“幸会啊,孙大人。”门口的白衣青年略一欠身,脸上挂着笑容,干脆利落的打完招呼便径自关上门,找屋内唯一的椅子坐下来。孙膑一时有些恍惚,迷惑地看了眼来者,突然像发现了什么稀有东西一样倒吸口气:“长安城第一剑客李太白李大人,学生久仰大名。”

他刚刚只不过到隔壁取了些新的书籍和纸张,眼下看到自己的座位已经被这位不速之客霸占,只好把怀中的东西搁在柜子上,在床头找个地方坐下。李白没再多寒暄,指指窗户和大门上的铁锁和钉板,懒洋洋地开口道:“墨子先生央我来看守几日,希望孙大人卖李某一个面子,不要让李某太辛苦了。”

孙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他没做声,冷淡地顺着李白手的方向望望那新加上的三道新锁和更加密集的木板。墨子老师被他连番数次的逃跑彻底弄得恼了,来回抓了他几次之后,就在前天晚上,他无比尊敬的老师终于威胁他要使用特殊手段,让孙膑永远出不了稷下学院。顺带一提,最后的这一次刚好就是被李白顺手拎回去的,真像抓住一只逃跑的小鸡仔。

也许在老师心中,我早就不是从前那个安分守己的乖孩子,而变成了为古怪事业昏了头的问题学生了吧。孙膑自嘲地笑笑,李白低头好奇地看着他表情变化,咳嗽几声表示存在。

孙膑抬眸朝他递去一个抱歉的神情。“那是自然,学生不会让大人和老师再一次失望的。另外,李大人,老师有告诉您些什么旁的事情吗?”

李白迟疑了几秒,孙膑见他目光躲闪,忽然自己也开始后悔起提这个话题。他能感觉到自己最不愿意听到的事已经进入执行倒计时了。

“在下这次只是过来略守几天,等再过几天——”李白小心的观察着孙膑的动态,这个小男孩一开始就表现出异乎同龄人的镇静,让他有些心慌。

他努力想找个不那么直接的表达,纠结了一会还是放弃了。“你的老师会带你去消除法力,之后带你到别的什么老师那儿去学理论知识。”

少年轻轻一颔首,随口应了声,又把头偏向一边去了。二者颇有默契的同时沉默,房间顿时陷入黏着的尴尬,在闷热的空气中滚动。孙膑突然吐出长长的一口气,回头时,脸上又挂上了温和乖巧的微笑,仿佛彻底接受了这样的结局般愉悦的站起身。

“学生知道了,老师果然是正确的,永远。”他转身向房间另一头走去,走了两步将要撞墙的时候,又转弯走了回来。

李白不愿再多说什么。面前的少年背影虽然瘦弱,却总让人忌惮着外表之下隐藏的某种爆发力。他的声音听着的确是妥协了,可透出的那股若即若离的哀怨使李白难以安心。李白默念着孙膑那段众所周知的经历,企图引导自己发现别的东西。可惜徒劳。

孙膑端水给李白时,也许是刺客天生的多疑驱使,他隐约感觉到少年身上正散发着决绝的气息。那是被囚禁的野兽在临死前的愤怒之气,往往宣告着无法逆转的悲剧。

麻烦,看来得认真看着这小家伙了。

李白看着又恢复温良外表的孙膑,心情无比复杂。

tbc

评论(5)
热度(28)

© 阿匿 | Powered by LOFTER